如大約翰所想的,表演結束後,程連蘇劇團的確亂成一團,偉大的中國魔術師關進化妝室,法蘭克與珍妮面面相覷,在團員期待的目光中,水仙推門進去。

很久,水仙臭著臉出來,她招呼法蘭克:

「改戲碼,演空手接子彈。」

法蘭克不相信似的看著水仙,珍妮緩下氣氛:

「槍由小青保管。」

水仙轉身看窩在木箱上的黑色人影,第一次,團員目瞪口呆看著水仙走到小青面前說了很久的話。全是水仙說話,小青一句也沒應。然後小青走到化妝室門前敲門:

「比利,我小青,開門。」

她喚程連蘇:比利。

程連蘇四年來只表演過《空手接子彈》四回,第一次是初到倫敦的第七場演出,模仿偉大的赫曼,古典式的場面。由六名助理扮成土耳其槍手站在觀眾席中間的高台,觀眾檢查完彈丸與火藥後,六人連續發射,程連蘇翻轉身體,姿勢美妙的在舞台上用瓷盤接住子彈,噹噹噹噹噹噹六響,程連蘇從瓷盤內抓出六顆彈丸。

第二回相隔一年多,改用新式步槍,一顆子彈。觀眾代表以刀子在彈頭刻畫下記號,交給發射的槍手填入彈倉,發射後,彈頭被程連蘇以牙齒咬住。經過檢查,果然是做了記號的子彈,加上彈出的彈殼,再再證明子彈發射出去,程連蘇接住彈頭。

第三回與第四回演的方式相同,多增加一名槍手,程連蘇以兩手接住彈頭。據說水仙反對以牙齒接子彈,風險太大。

如果現在再演這個戲法,依照程連蘇的個性,想必修改原先的程序,更加緊張,他會讓觀眾填彈、讓觀眾開槍嗎?

小青拿出槍,略略檢視即填入子彈,在法蘭克協助下,試射十公尺外的南瓜,一槍把南瓜打得粉碎。

水仙進屋和程連蘇吵了很久,新戲碼清楚了,程連蘇讓步,不讓觀眾開槍,由六名助理扮成的槍手一起開槍,先射擊南瓜,向觀眾證明真槍實彈,再請觀眾檢視子彈,槍手同時再對程連蘇開槍,程連蘇舞動雙手接住子彈,擲入瓷盤,發出的輕脆響聲能增強真實感。

程連蘇把法蘭克叫進屋,原來程連蘇又有新的主意,請法官與軍官到現場公證,經過他們檢查的槍和子彈,觀眾更沒有疑慮。法蘭克愁眉苦臉和小青和水仙談了一會兒,明天早上能找到願意來公證的法官嗎?

他們立即排演,用實彈射南瓜時很順利,但用空包彈射程連蘇時出了意外,槍膛爆出的火藥炸傷一名槍手的臉頰,雖然不嚴重,但也燒掉拇指大的皮膚。法蘭克嘆氣的出去找醫生,程連蘇失去控制,砸了幾顆南瓜,後台一片狼藉,劇場經理很不高興。

(待續)

#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