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宛然」下鄉演出,小小志工張羅觀眾席。
「巧宛然」下鄉演出,小小志工張羅觀眾席。
吳榮昌指導「巧宛然」學員上課。
吳榮昌指導「巧宛然」學員上課。
平等國小學生「扮仙」,有模有樣。
平等國小學生「扮仙」,有模有樣。

在台北市郊的陽明山上有一所迷你國小,全校只有6個班,人數不到百人,卻擁有全台灣歷史最悠久的學童布袋戲團「巧宛然」,歷經大師李天祿、陳錫煌、李傳燦的指導,持續播下布袋戲的種子。且看這群熱中傳統文化的師生們,如何走過這30年……

1999年8月,我來到了平等國小服務,開始參與巧宛然的工作。那時候,前場師父有黃僑偉、吳榮昌,後場師父則有吳威豪。學校方面一起協助巧宛然訓練與公演的夥伴,則有紀淑玲老師與陳俊嘉老師。

2016年8月,帶著巧宛然孩子環島公演一周後,由於家庭生活的規畫,我調校到宜蘭蘇澳岳明國小,也正式離開了巧宛然。好快啊!待在巧宛然竟然不知不覺已經17年,而離開巧宛然,竟然也快要滿1年了……。

一頭栽進了巧宛然

在巧宛然的日子,是我目前教書生涯中,最珍貴也最重要的部分。從自己帶的第一班學生開始,到帶完最後一批學生環島結束,自己的生活與腦袋,就像一顆戰鬥陀螺,總是不停地在為巧宛然轉呀轉,我的老爸常常問我,為什麼別人教書都那麼輕鬆,怎麼你常常忙到沒日沒夜沒假日呢?說實話,全都因為愛上了巧宛然,愛上了巧宛然就像一種無可救藥的上癮症頭,一頭栽進去,難以自拔。

離開巧宛然,我最掛心的一件事,其實就是巧宛然的30周年慶。承辦過20周年慶、25周年慶,好不容易快要30周年慶了,我卻離開了巧宛然。由於教學師父們都還繼續投入,學校校長與主任、老師、團員家長們,也都繼續支持著、參與著巧宛然,所以我很清楚我的離開,並不會讓巧宛然就此消失。但是巧宛然30年來發生了好多好多感人的故事,大家知道嗎?

翻看舊稿回憶湧現

承辦20周年慶時,我們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把前20年的舊照片、舊文章,翻箱倒櫃的掃描、整理,那時候是剛開始數位化的時代,我跟紀老師主編了一本《季風與貓~巧宛然20》專輯,許多早期珍貴的照片,能夠數位化跟大家重見,都是那個時候投入的辛苦工作。也因為在平等社區合誠宮舉辦了團慶活動,好多好多舊團員回來了。

25周年慶時,我再度主編了一本「山頂囝仔─搬戲~巧宛然25」,是一本以回顧照片為主的專輯,並且邀請陳樂人導演,把他最早期拍攝巧宛然的影片,加上訪談許許多多老師、畢業團員、家長後,剪輯出一部對我們巧宛然來說,無比珍貴的紀錄片。如今編輯30周年慶專輯,我人在宜蘭,雖然心在平等,也常常無力好好靜下來整理或編撰,斷斷續續的邀稿、回山上拿舊資料、重新掃描等等瑣碎又繁複的工作,又讓我在多個月的假日時光,忙得團團轉。

翻看著早期團員的手寫稿,有一種讓人發笑又似曾相似的感覺,那段雖然自己沒有參與到的歲月,但孩子對演出時的心得,竟然跟自己帶了17年的小團員們,心情與心境如出一轍,一些文章,曾是老前輩們編輯巧宛然第一本刊物《掌中緣》(1991)跟第二本刊物《趕一場夜戲》(1994)中曾經刊登過的,不過這次重新再見面時,盡可能保持小孩的手寫稿,希望大家可以好好來欣賞這些曾經在孩子生命中留下的寶貴學戲經驗。

俊嘉老師用心至深

前半部師長的回憶文章,雨平校長來不及為我們重新撰寫,但是刊登1994年他寫的「巧宛然山中紀事」,卻可以讓大家對我們劇團的草創奮鬥史,有了更清楚的了解。

俊嘉老師是我特教系學長,比我早一年投入巧宛然,卻因為帶團時用情太深,為了再次帶孩子出國表演(巧宛然首次出國是1992年韓國,隔了9年後的2001年,才再次出國到加拿大表演),他讓自己承擔很大的壓力,累得快要憂鬱症了,後來他離開了巧宛然,20周年慶時,我力邀他寫一篇回憶文章,結果他寫了將近8000字,當時限於篇幅,我把他的文章刪減到最少字數,如今重新閱讀全文,內心其實很有感覺。他一直是個很「真」的人,比我還要濫情很多,我覺得如果沒有再次把全文刊登,可能再也沒有人知道這段歷史,一位深情用心的老師,為孩子如此打拚的心路歷程。所以這篇文章,是這次專輯裡最長的文章,卻很值得閱讀。

台灣山水行有意義

巧宛然這幾年,我覺得最有意思的事情,也是最了不起的事情,就是我們自己進行了「台灣山水掌中行」的巡演計畫,至今已辦過7年。我想,全台灣應該沒有一個像我們那麼熱情又瘋狂的小學生劇團,可以主動策畫、主動募款、主動四處巡演,無論是在醫院、育幼院、養老院、特教機構、原住民社區、受災村落、特色小學、古蹟建築、廟宇教堂……等等,這一路巡演的景點,都可以看見我們的用心與認真。

我永遠會記得,土庫蔡醫院坐輪椅的阿嬤,看我們演完後,握著我的手告訴我,謝謝我們來表演,她住這裡那麼多年了,從來沒有看過小孩子來表演過。我也記得,在虎尾大天宮演出時,裝好戲台突然下雨了,孩子跟老師急急忙忙把戲台搬到廟的屋簷下,狹小的空間,鑼鼓伴隨著打雷與下雨聲開演,演完卻雨停了,感覺神明好像是特別為了看戲更清楚,把我們呼喚到離祂更近的身邊。

外國朋友熱情支持

我也記得,那晚在屏東萬金天主教堂表演時,孩子演著演著,覺得怎麼後面老是有個人在看著他們,原來是聖母瑪麗亞雕像。而西班牙Per Poc偶劇團的Santi叔叔和Anna阿姨,特地自費搭飛機,跟我們到八八災區巡演,演到最後一場時,剛好遇到世界盃足球賽冠軍戰,大家熬夜在天主教堂前看大螢幕轉播,最後西班牙勇奪冠軍,大家一起瘋狂歡呼,感覺那一刻,我們每個人都變成西班牙人了。

當然,澳洲斯納夫偶戲團的丹尼爾叔叔也不能不提,他受邀來台表演,卻熱情的利用空檔,自己搭車到南部跟我們會合表演,在西螺與一群在地藝術家,短短不到半天,為我們做了一個超級巨大的大魔王,一起跟我們在夜戲中演出……,嚇到很多小孩,哭。

而這幾年來,兩次到加拿大、日本,一次到澳洲、中國跟美國,每次的出國表演經驗,也都是刻骨銘心。第一次到加拿大就遇到911攻擊事件回不來,第二次到加拿大,上街募款艱辛,卻獲得超過百萬善款!

堅持信念30年不變

我想,如果要我說什麼是我們巧宛然的精神,我應該會說「堅持」吧!

堅持30年的紀老師,20周年慶在廟口發表的願望,竟然跟她在30周年慶專輯上想望的一模一樣,一直都沒變,一直都沒變。真的好希望平等山上,如她所願,有一間永久的偶戲館,讓鑼鼓樂永久在山裡響起,讓布袋戲偶永久在山中翻滾搬演……,她的信念,好堅持,好讓人敬佩。

整理、編輯這本專輯,我是最後交稿的人,因為自己好像已經被許許多多過往的回憶,迷惑、糾纏。但自己忙得很開心,山上孩子依舊在學布袋戲,忙得很感恩,總是有貴人願意支持小孩子學布袋戲。

過去的我,因為巧宛然而成長豐富,現在的我,還是會因為感謝巧宛然,繼續跟過去的我,握握手,因為,巧宛然,永遠是我的最愛。

(本文摘自巧宛然30周年特刊《山頂囝仔搬戲》,台北市平等國小出版)

#老師 #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