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如面對溫柔的女性長輩,大約翰一個勁點頭,他不敢開口…

「大家叫你大約翰是因為你的塊頭大?」

沒想到小青的英語流利。大約翰點頭。

「三個男孩跟了我整天,你吩咐的?」

大約翰再點頭。

「為程連蘇的身分?為金陵福的神奇魔術?」

一時之間大約翰不知該怎麼回答,幸好樓下中國人大聲朝上喊,吸引了小青的注意力。

她輕快的跳下窗台,手往圓桌一擺:

「坐,來者是客。這麼大的個子,站著挺嚇人。」

傳來踩著木梯的腳步聲,佝僂中國老人提竹籃進屋,他既不看大約翰也不看小青,熟悉的走到圓桌,從竹籃內取出三個大圓碗裝的菜,另兩個小碗裝的顯然是中國人愛吃的米飯。

小青扶他到梯旁,老人逕自離去。

「他是瞎子,信上帝和耶穌的長毛賊殺了他全村的人,流落到倫敦反而信起耶穌,教會裡的教友照顧他,衣食不缺,不過人閒不下來,他弄個爐子幫附近的中國人燒飯,也幫我。」

她走到桌邊:

「一起吃飯,看看我們今晚有什麼好吃的。」

昏暗的光線裡看不清小青的面容,聽聲音、看動作,大約翰恍如面對的是名少女。

「有魚,有菜,一大碗肉,夠我們吃的。坐。」

小青搬起較小的木箱擱在桌邊當椅子,大約翰想幫忙,小青制止他:

「箱子沉,我來。」

大約翰搖搖第一個木箱,果然很有重量,裡面可能裝滿東西。眼前這女人有與身材不成比例的氣力。

小青替他添飯,教他使筷子。大約翰頭一回吃中國菜,頓時想起在巷內聞到的奇怪味道,小青說的:「加醬油和中國酒燉煮出的豬肉,鹹鹹甜甜,你試試,吃不慣吐掉。」

忽然想到程連蘇一齣著名的魔術戲法名字:大汗的奇妙旅程。沒什麼了不起手法的表演,可是劇情豐富,大汗在舞台經歷春夏秋冬四季,遇到美麗的水仙公主。大約翰則在萊姆豪斯經歷他的奇妙旅程,豐富的豬肉滋味、咬起來香脆的青菜、沒想到可以吃還非常好吃的鯉魚。

「學不會用筷子?沒關係,慢慢來,我替你把菜夾到飯上,想再吃塊豬肉嗎?」

有如面對溫柔的女性長輩,大約翰一個勁點頭,他不敢開口。

「金陵福和程連蘇見面比魔術,你覺得誰的贏面大?其實魔術無法比賽,每人各有本領,各有觀眾。」(待續)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