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聯邦調查局(FBI)局長柯米赴聯邦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作證前遞交的書面證詞曝光,提到總統川普曾要求他放過前白宮國安顧問佛林等兩人多次單獨談話。法律分析人士,這些證詞加深了川普妨礙司法之嫌,日後國會的調查重點可能從「通俄門」案轉向川普涉嫌妨礙司法。

康乃爾大學法學院教授歐林(Jens David Ohlin)表示,雖然柯米和川普的多次會面,沒有單獨一場可構成川普試圖非法阻礙調查的鐵證,但川普與柯米的整體互動已顯示他行為失當。

歐林認為,現在這些正式紀錄的會面資料加總起來,他覺得已構成妨礙司法公正,這些內容包括川普要求柯米效忠、川普告訴或指示柯米終止或停手調查佛林、當柯米拒絕停止「通俄門」的調查後,川普開除他以及川普自己在全國電視節目中坦承是因「通俄門」的調查,才開除柯米。

歐林說,川普似乎格外擔心佛林,他可能擔心如果佛林被起訴,要是與檢方達成認罪協議,佛林提供與政府相關的調查資訊,可能對川普政府造成重大傷害。

前聯邦檢察官馬里奧蒂說,妨礙司法罪認定關鍵在於總統是否出於不當意圖,而要確定意圖,須看有關本案的事實與情況,就法律專家而言,其中有兩個細節有很大問題,第一,川普一再懇求柯米將籠罩在他頭頂的「通俄門」調查烏雲驅散,第二,川普在2月14日要求司法部長塞申斯等人離開,讓他和柯米單獨談話。

但另一位前聯邦檢察官麥卡錫說,行為不當不等於違法,你可以不認同川普的論述,但顯然川普沒有不當意圖,而出於不當意圖是妨礙司法罪的必要條件,加上他沒有「下令」柯米終止調查,而對部屬施壓並非妨礙司法。

除了FBI,目前美國國會至少有4個委員會分別在調查俄羅斯是否干預去年美國總統大選,以及川普團隊在大選期間是否與俄國串通。如果柯米8日在參院情報委員會的證詞顯示川普的行為構成妨礙司法,接下來將聚焦參眾議院的司法委員會對川普涉嫌妨礙司法的調查。

#川普 #柯米 #通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