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3月推出以來,社會對「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質疑不斷,立法院也爆發激烈朝野對抗,「六二暴力梅」造成嚴重災損,計畫中的水資源項目被拿來審視,顯然不足以因應極端氣候趨勢。台灣經濟整體趨勢必須向創新、服務、獨特化方向調整,前瞻計畫顯然出自20世紀思維,加上政府以特別預算名義「圈下」8年經費,形同綁樁,才會受到普遍質疑。

前瞻計畫準備以特別預算方式編列,依照行政院提出的「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草案第7條規定:「中央政府依本條例支應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所需經費上限為新台幣8900億元,以特別預算方式編列,得分期辦理預算籌編及審議;其預算編製不受《預算法》第23條不得充經常支出規定之限制。」而此條例的實施日期是從通過到民國113年底為止。

換句話說,現任主政者就要匡列未來8年近9000億元的經費;如果是一個原本就要跨多年、甚至跨越不同政府的長期計畫項目也罷,實質上前瞻是許多建設項目集結而成,推動上路時程不一。按理未來執政者應有自己的施政空間、推動自己想推動的計畫;以目前政府預算中,人事費用支出加上法律規定的必要支出如社福、還本付息等,已占去總預算的6成到7成,如加上延續性的計畫支出,每任新執政者(不論是換黨執政或只是更換行政院長)調整空間原本就已不大,前瞻計畫一口氣以形同中世紀的「圈地」方式,一口氣匡列了未來8年的建設經費,豈曰得宜?

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決定前瞻計畫項目的方式,這次蔡政府揚棄過去重大建設計畫須經國發會專業評估,檢驗可行性、效益及財務計畫後才被接受的作法,改由行政院直接決定。依照行政院長林全的說法,是因為認為前瞻計畫「太重要了」,所以直接由行政院做;他說「我認為行政院更能選出我們策略上需要的」。

但實際上的作法,是由行政院與各地方縣市「喬」計畫項目,以結果論而言,綠營執政縣市拿下絕大多數的計畫,單以綠營執政的高雄、台中及台南市等三都,就合計分得過半近5000億元的經費,核定金額占提報金額的96%。坦白說,外界批評前瞻是綁樁計畫,並非無的放矢。而目前已列入前瞻的許多項目──特別是諸多軌道計畫,許多項目連基本的效益評估、財務計畫都無,竟然就列入其中。這到底是林全說的「選出我們策略上需要的」,還是「選出我們政治與選舉上需要的」,實在讓人懷疑。

前瞻計畫全部都要以舉債方式推動,林全再三保證不會債留子孫、也不擔心超過法定舉債上限,這些話確實有部分道理,但卻未能觀照全局。以中央政府每年近2兆的總預算看,8年8000多億元的前瞻計畫,平均每年是增加約1100億元,確實還在承擔能力範圍內;而如果未來經濟持續正成長、經濟規模增大,更無超過法定上限的擔心。

但林全忘了地方政府,前瞻計畫不是全由中央買單 ,地方政府必須提出地方配合款,預估金額在6000至7000億元左右;地方政府財務情況原本就差,是否足以承擔前瞻的經費,大有疑問;而許多地方政府單是人事費用就占其預算的一半以上,這代表的是執政者原來的施政調整空間就不大,但一旦前瞻計畫開始執行,地方政府的財政可能會被壓垮;即使財務能力仍能承擔,卻也限縮未來繼任者的施政空間。

我們不反對政府蓋基礎建設、推動財政政策,因為對民眾生活品質、提升競爭力、支撐經濟等都有正面幫助;但我們反對蔡政府以此方式推動這種內容的前瞻計畫;且綠營該注意的是,前瞻計畫在網路上、年輕人,及社會各界中,引發非常多的批評;前瞻即使對綠營的綁樁有幫助,但在社會普遍的「政治資本」上卻絕對是流失與損失。

蔡政府應撤回前瞻計畫,檢討半年後再重新提出;同時不再以特別預算方式一口氣框住未來8年近9000億元的經費,前瞻才有可能贏得社會支持,降低錯誤與浪費的可能,更尊重及給予未來執政者應有的施政空間。

如果27年前,軍人出身、被視為有威權性格的行政院長郝柏村,都願意也能夠聽取外界反對六年國建的聲音,願意調整修正;今日自稱最會溝通的民進黨政府,當然應該比照。

#行政院 #前瞻 #計畫 #前瞻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