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紀錄片《看見台灣》空照日月潭美景。(摘自《看見台灣》臉書、阿布電影公司提供)
圖為紀錄片《看見台灣》空照日月潭美景。(摘自《看見台灣》臉書、阿布電影公司提供)

將一生奉獻給台灣的「環保導演」齊柏林,1年半前終於決定開拍《看見台灣Ⅱ》,但齊柏林彷彿有預感般,已想尋找接班人,在《看見台灣Ⅱ》記者會(8日)當天,接受本報專訪時,他問道:「這樣的創作,真的很考驗作者的實力和意志力,但下一個齊柏林,究竟在哪邊?我也不曉得!」

《看見台灣》,不但在台灣獲得高票房,更在世界各地造成轟動,齊柏林自2013年底起,連跑2年在台灣、世界宣傳,笑說曾經安排休士頓3天行,只停留一天進行映後座談,隨即又趕回台灣,經常醒來都不知道自己在哪裡,期間,不停有人詢問是否拍第2集,如今《看見台灣Ⅱ》才開鏡3天,竟發生意外,令人震驚不已。

《看見台灣Ⅱ》誰接班?

因長年投入空中拍攝,他始料未及地走向專職影像創作一途,齊柏林感嘆:「回不去了!」這條路始終走得孤獨,雖慶幸因無人機的發展,讓更多人投入空拍,但在台灣仍是少數,因此,他設定的《看見台灣Ⅱ》,將記錄台灣海洋與鄰國海域的關係,從歷史聊到環境,還會談到台灣原住民曾隨洋流,航向南海,前進紐西蘭,就是想激發更多「台灣人血液裡冒險因子」,發揮前人向著海洋、冒險犯難的精神,齊柏林直言,希望有人接續他記錄台灣的影像工作。

直言要有強烈冒險熱忱

齊柏林也感嘆,連自家兒女都受到社會風氣的影響和困擾,他曾鼓勵孩子投入空拍行列,但都被拒絕;他的兒子從事穩定的教職工作,女兒則還在念大四、主要學習繪畫,雖被兒女拒絕接棒,他卻也不多加勸說:「像我這樣的創作,真的要有很強烈的熱忱!」

《看見台灣Ⅱ》雖已開鏡,齊柏林卻依然忙籌資金,「《看見台灣》觀眾拍手叫好,可是,企業界不見得這麼想,他們被要求的環保程度更高,變得要花更多心思和經費!」尤其多數製造業都會對環境造成破壞,要減少破壞力,都得付出代價,他也提到,當初日月光廢水排放事件,因《看見台灣》被關注,最後甚至被要求停工,「現在他們投入更多在做環境衛生,這樣,是不是也算是功德一件!」

關心台灣的美麗與哀愁

當初拍完《看見台灣》時,他還無法預期會產生什麼影響力,但是齊柏林發現,過去,台灣人看到河水被汙染,彷彿習以為常,自從《看見台灣》放映後,大家的環保意識更加提高,看見河水有異樣,就會舉報,他也提到,現在還是有些商人會抱持僥倖心情,放任土地遭受傷害,雖然他表示,不會特別鎖定拍攝被汙染區,續集仍期盼能繼續觀察到台灣尚未為人所知的美麗與哀愁。

齊柏林坦言,空中攝影、拍攝的型態,需要花費高額經費,牽涉到直升機、昂貴的攝影器材,卻礙於是紀錄片,要從商業電影角度尋找投資,幾乎是不可能,但他依然堅持這條路:「紀錄片是國家非常重要的文化資產,每個紀錄片的導演,用不同觀點,關心這塊土地的事物,每個人關心的議題不同,就算紀錄片不一定能得到票房和回收,但必須要得到支持,讓大家知道紀錄片的重要性。」

#齊柏林 #看見台灣 #墜機 #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