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經濟溫和復甦,企業獲利成長,有利風險性資產表現,美國高收益債指數近一年漲幅高達14%。不過投資人不必擔心美國高收益債過熱,長期統計顯示,自1986至2016的過去31年裡,美國高收益債指數年度總報酬的正報酬機率高達8成,且報酬率平均值為9.21%。在基本面良好支持下,具備高票息特性的美國高收益債仍將是市場青睞的標的。

野村企業研究與資產管理公司(NCRAM)投資長高大維表示,過去30年以來,美國高收益債券市場僅出現過6次單年度負報酬,雖然高收益債價格會因投資環境變化而波動,但加計票息收益後,正報酬機率仍為8成;在這段時間裡,美國高收益債提供近似於股票的報酬率,波動度卻僅有股票的一半。

高大維指出,從違約率、信用基本面、資本市場流動性以及利差等各面向而言,持續看好美國高收益債後市表現。雖然投資人擔憂美國升息對債券的影響,但高收益債在利率上揚期間,多數時期仍呈現漲勢,在於高收益債相對於其他固定收入資產類別,具有較高的利差緩衝,以及利率上揚期間通常伴隨經濟狀況逐步改善,也有助於高收益債企業財務體質改善;因此一般來說,高收益債在利息走揚期間表現優於高評級債券。

第一金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黃奕栩表示,區域政治風險、歐元區選舉造成的影響相當短暫,而且未造成實質且重大的衝擊,因此在全球經濟持續復甦、企業財報優於預期下,投資人重新回歸基本面看待。高收債發行企業因為營運好轉,信用結構改善,優先吸引資金青睞。

宏利美元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張瑞明指出,美國各行業企業基本面保持穩健,但獲利成長速度明顯放緩,川普的政見包括減稅、擴大財政支出減少監管等刺激經濟成長的措施,預期高收益債券的投資報酬將在高利率衝擊債券價格,以及景氣好轉有利整體經濟間求取平衡。

保德信新興市場企業債券基金經理人鍾美君分析,全球高收益債今年來上漲逾6%,由於美元匯價有望轉強,新興市場美元債券後市可期,借鏡上一輪美國升息經驗,新興債、高收益債因高收益率可淡化利率風險,預料可為投資人迎戰升息中的變數。

#投資 #投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