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金融海嘯發生至今已近10年,觀察這幾年可為投資組合創造出現金流的配息型基金,幾乎成為投資人不可或缺的基本配備,其中,高收益債券型基金可說是人手一支的「國民理財工具」。

根據投信投顧公會的統計資料,國內投資人持有高收益債基金的金額從2009年4月底的新台幣1671億元,到2017年4月底這9年來已經成長到9746億元,顯示投資人對於高收益債還是有相當程度的喜愛。

不過,高收益債產品走紅了10年後,投資人不甘於收益來源和風險過於單一集中,於是近年來又開始尋找所謂的新收益、好收益和多元收益的產品。

柏瑞投信表示,面對未來債券收益可能越來越低,但股市高檔震盪越來越劇烈的環境,想要打造一個令人滿意的投資組合越來越不容易,想要提高整體投資效益、因應全球利率環境逐漸正常化,不能只靠單一收益來源,而是應該尋求「特別收益」,亦即在投組中同時納入特別股和高收益債的配置。

柏瑞投信表示,由於特別股具有股價波動度相對普通股要低、類似債券能夠提供派息、多數特別股發行公司擁有投資等級的信評、和其他資產類別的相關性偏低等4大特性,堪稱資產中的?最佳綠葉」,可以和投資人手上的高收益資產相得益彰。如果把高收益債加上特別股,就好像在投資組合中加上渦輪(Turbo),有機會創造出具有「特別收益」(Turbo Income)的投組。

展望高收益債市,野村企業研究與資產管理公司(NCRAM)投資長高大維(David Crall)表示,過去30年以來,美國高收益債券市場僅出現過6次單年度負報酬,雖然高收益債價格會因投資環境變化而波動,但加計票息收益後,正報酬機率仍為8成;在這段時間裡,美國高收益債提供近似於股票的報酬率,而波動度僅有股票的一半。整體而言,美國高收益債適合長期投資。

高大維指出,從違約率、信用基本面、資本市場流動性以及利差等各面向而言,持續看好美國高收益債後市表現。雖然投資人擔憂美國升息對債券的影響,但高收益債在利率上揚期間,多數時期仍呈現漲勢,在於高收益債相對於其他固定收入資產類別,具有較高的利差緩衝,以及利率上揚期間通常伴隨經濟狀況逐步改善,也有助於高收益債企業財務體質改善;因此一般來說,高收益債在利息走揚期間表現優於高評級債券。

#投資 #投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