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聯準會(Fed)宣布升息前夕,野村投信將推出「野村亞太新興債券基金」,自即日起展開募集,由自新加坡延攬來台的謝芝朕擔任基金經理人。謝芝朕表示,升息並非對所有債券都有負面影響,亞太債券指數在過往升息周期均有正報酬表現,只要亞太經濟持穩向上且通膨溫和,可在亞太債券市場挖掘有潛力的投資標的。

美國經濟緩步增溫且首季企業財報獲利普遍優於預期,Fed於6月再度升息幾乎底定,市場也多已反映。謝芝朕指出,目前市場評價面已反映至2018年底,將緩步升息2到3次,只要升息不超過3次以上,對亞太債券市場的負面影響有限,因此投資人不需過度擔憂升息,反而可以掌握緩步升息環境,增持亞太債券部位。

根據分析Fed最近三次升息期間,聯邦基準利率於1999年、2004年和本波的2015年,分別升息7碼、17碼和3碼,來到6.50%、5.25%和1%,同期間的美銀美林亞太複合債券指數分別獲得14%、23%和8%的報酬表現,顯示升息環境的時間愈長,亞太債券的表現愈佳,打破升息期間不宜投資債券的刻版印象。

謝芝朕指出,債券投資人往往會擔心升息所帶來利率風險,對利率敏感度較高的債券如公債,的確難以避開衝擊,但升息並非對所有債券都有負面影響,仍須回歸到債券種類、殖利率和經濟走勢,亞太債券在升息週期仍可提供投資人不錯的報酬表現,主要是因為市場通常會預先反映美國升息機率,且亞太債券的票面利率較高,抵銷可能發生的資本損失,長期收取的息值能提供投資人收益需求。

謝芝朕認為,台灣投資人對亞債基金並不陌生,重點不在於該不該配置亞債基金,而是該如何選擇亞債基金。以摩根亞洲債券指數為例,因大陸企業發債量大幅攀升,占亞債指數比重由2009年低於10%躍升至2016年的44%,使得大陸企業一有風吹草動,亞債價格和亞債基金淨值便大幅波動,因此最適宜的投資方式是將投資範圍擴大至亞太新興債券,廣納日、紐、澳企業債與新興市場債之總市值高達4.6兆美元,遠高於單一亞債市值的2.5兆美元,藉由不同投資地區發掘信用品質良好且具一定收益率之投資標的,不必為了維持收益率被迫投資於亞債指數中,不具價格吸引力或信用風險較高的債券。

#投資 #投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