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哥亮的長女謝青燕、二女兒謝金燕在治喪期間幾乎神隱,謝青燕12日首度打破沉默,以「我的爸爸『豬哥亮』被綁架了」為題,寫下1507字長信,指控:「離世的他,被綁架了,親情友情的綁架、負債的綁架,他無法抵抗,只有用僅存的價值去還這些所謂的債。」她表示自己與謝金燕不會出席告別式,強調兩人低調是有苦衷,並切割同父異母的妹妹謝金晶,影射謝金晶只是要當「媒體前」的女兒。

謝青燕在信中強調:「我只有一個妹妹(謝金燕),沒有因為父親在病榻前才碰幾次面(你摸著良心想你這兩個多月到病房幾次,爸爸都看在眼裡),幾乎次次被媒體拍的妹妹(指謝金晶),小媽(指遺孀)提出質疑時妳卻說有公司壓力。」謝青燕疑惑反問:「我們要當爸爸媒體前的女兒還是真真切切在最後的時候還感受到他溫度的女兒?」

不滿靈堂置入行銷

這段意指謝金晶在做秀的內容,遭到友人反駁,友人看不下去表示:「金晶每天去病房,這是她每天的行程,看完父親後就回家,有時候有通告,結束後還是去病房,這幾年是誰在陪豬哥亮。」並透露,從豬哥亮住院到現在一直在身邊的女兒非謝金晶莫屬。

事實上,謝金晶在這段時間除了父親傳出過世當天有在臉書發聲外,沒有發過聲明稿,而是默默地出現在靈堂,把本分做好。友人表示,「入土為安」才是現在的首要事情;謝金晶所屬的豪記唱片則不做回應。

謝青燕也在信中回憶與豬哥亮在台大病房相處63天彷彿18年的縮影,她24小時都在醫院,努力希望維持父親最後病容不曝光。個性低調的她,不滿父親的靈堂充滿「置入行銷」,造成社會觀感不佳及對部分人的不便,代替爸爸向大家道歉。她也表示,拒絕參加告別式,要用自己的方式追憶爸爸,「我和金燕愛我們的爸爸,但我們只能遙祭!用我們姊妹倆愛他們的方式追悼父親。」

最後她只求父親人世的功課修完、圓滿,她和謝金燕這段時間都在兩人為父親安立的牌位前七七四十九天不間斷地拜懺、誦經,也會孝順自己的母親。

父親資產應屬小媽

至於父親留下的資產,她認為應該屬於小媽,她和謝金燕「無我、無言、無他求」,「我和小燕將父親身後永恆榮耀、蔭下光輝、所有一切都留給陪伴他及跟他共苦共甘20多年的現任老婆(小媽),沒有人有資格跟小媽分享父親這8年來復出所擁有的資產。」

豬哥亮風流一生,家庭關係複雜,他與首任妻子育有大兒子謝順福;大女兒謝青燕、二女兒謝金燕則是他與第二任妻子林見如所生,他接著與女友郭憶蘭生下三女兒謝金晶,與現任老婆葉瑞美則育有小兒子謝佑穎。當年豬哥亮迎娶葉的時候,謝金燕和姊姊還曾擔任伴娘。

#豬哥亮 #謝青燕 #謝金燕 #謝金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