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巴拿馬與我國片面斷交,引起各方不同的反應。總統府、外交部與陸委會表達嚴正抗議與強烈不滿,並強調要一致對外,當然無可厚非。但台灣人民要的是兩岸穩定發展與和平共處,目前兩岸關係正面臨關鍵時刻,稍有不慎,台灣的前途難料,而政府自然要負完全的責任,並應該提出解方,以安定民心才是。

其實,所謂「一致對外」就是要轉移目標與推卸責任,並要在野人士停止批評,確難自圓其說。馬英九時期,以我方參與WHA為例,實已難能可貴,但民進黨無不強力批評政府喪權辱國,何曾一致對外?如今面臨斷交危機,就要在野黨配合演出,如何服人?況且我們都忠實納稅給政府,如何轉移目標?

再者,看到外交部長李大維的聲明,確實令人百感交集。外交部同仁專業過人、士氣高昂,同時戮力從公、竭盡所能,但仍無力回天,這難道不是「此天亡我,非戰之罪?」此乃將帥無能、累死三軍的最佳寫照。主因最高領導者的方向錯誤,導致外交官員以及我外交利益的重大折損,捨本逐末、緣木求魚,難道還不需要調整?

但是,目前擺在台灣面前的選項有限,而依蔡總統「不在威脅下妥協」的論調,政府勢必將重新評估兩岸情勢,確實將會使台灣的道路更加崎嶇顛簸。若不妥協,那就只有放棄至今的「維持現狀」政策,而採「改變現狀」的路線,這是否將會導致比陳水扁所提「一邊一國」後的情勢更加險峻?難道政府真的要拿全台灣人民的身家財產當賭注?

其實,蔡英文所謂的維持現狀政策,也只是一種障眼政策,有口無心,講一套做一套,比如對於教科書的修改、提名深綠人士為大法官,以及對國民黨的清算抄家等。蔡政府若真有意改弦更張,確實為時已晚,不但這些政策所造成的傷害難以彌補,北京也已將民進黨加以定性。

再以此次北京與巴拿馬建交的方式觀之,他們是斷交與建交同時發動,而不像半年前與聖多美普林西比建交時,還預留一些緩衝時間。再看中、巴兩國建交公報,巴拿馬政府「承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雙方用詞是「承認」一中原則的三段論法,這充分顯示了北京的不耐以及巴拿馬配合的程度,相信政府早已心裡有數。

而目前台灣的困境,當然也與美國有關。台灣在中南美洲與大洋洲還有17個邦交國,這些國家也都十分重視美國的影響力,若這些國家與大陸建交,而北京在當地設立偵查站甚至軍事基地,那怎是美國可以容忍的?

但巴拿馬的事例顯示,美國已經鬆綁,這不是無能就是無意的表現。由此可見,台灣之所以還能維持這些邦交國,不能說沒有美國的因素,而美方當然只顧自己的利益。若美國真的放手,台灣的外交處境將更堪憂。

目前兩岸的情勢確實危急,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兩岸關係是否還有機會挽救?若是蔡政府能亡羊補牢,強調兩岸同根同源的立場,或可為台灣設下停損點?(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所長)

#巴拿馬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