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中國金融市場最為關注的問題,不是美聯儲加息,也不是金融風險有多高,而是股市是否暫停IPO。此問題已經引發市場激烈爭論。有主張繼續發行,也有主張暫時停止。

但對於當前中國股市的IPO是否暫時停止的討論,有一個十分清楚的問題大家都沒有關注到,就是中國股市的信用基本是由政府擔保或完全隱性擔保的基礎上,這樣的信用關係要發展出歐美成熟市場的那樣的股市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中國股市已經試行了近30年了,就是無法走出既有的困境,中國股市就是無法發展與繁榮。問題就是出在這裡。

股市信用問題根源

但是,對於中國政府來說,政府總是希望從戰略上來鼓勵中國股市的發展並打造中國股市繁榮,希望通過中國股市的直接融資來轉移目前存在的巨大的銀行間接融資的風險,這也意味著,中國股市發展從根本上就沒有把核心的問題考慮清楚。

比如,政府在面臨著房地產下行給經濟增長帶來的壓力時,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希望打造如美國股市那樣的股市來成為經濟繁榮的動力,希望打造股市牛市成為經濟增長的動力。

結果反而是製造了一個巨大股市泡沫,到2015年中股市泡沫最後破滅。這對中國股市的打擊是相當巨大的。

劉士余主席上任,本來是希望給了股市一個休養生息的機會,在股市的制度建設有所長進,但是一旦股市剛好一點點,政府又急著要把銀行間接融資的風險轉移到直接融資的股市上去,短期內加速IPO發行速度。短短的時間,IPO審核上市的企業就達到455家。

這樣的IPO發行,會產生一系列的問題。如果政府讓公司上市的目的多以是為了讓間接融資的風險轉移到直接融資的股市上來,如果僅是達到上市公司的融資目的,那麼這樣的IPO肯定會問題重重。

試想,目前以審核制為主導的IPO,本身就意味著政府對公司上市的完全擔保或完全隱性擔保。這種擔保不僅擔保公司上市的信用,也擔保了公司上市的價格及規模,而現在所設定的制度肯定是不完全的。在這種情況下,政府希望要上市公司及投資者完全按照政府的制度安排來做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們肯定會千方百計地進行高風險的投資,千方百計地侵占他人的利益及整個社會利益,並讓其風險及成本讓中小投資者及整個社會來承擔。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股市的公司上市越多,對當前股市的休養生息的壓力就越大,對未來股市要真正發展繁榮治理越是會困難。

要讓股市休養生息

所以,對於當前中國股市的IPO是放還是收,是否暫停,答案是十分清楚的。對當前中國股市IPO,可以不暫時停止,但必須是以蝸牛般的速度進行,並減少政府對股市參與與干預。

這樣才能讓中國股市有休養生息的喘息機會,並在不斷地試錯過程中前進及確立新的制度安排,否則還是在目前這樣的制度安排,讓大量的公司上市,那麼中國股市所面臨的問題可能會越來越大,中國股市要走出當前困境及繁榮起來是根本不可能的。

(全文見中時新聞網)

(作者為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