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金融海嘯發生至今已近10年,觀察這幾年可為投資組合創造出現金流的配息型基金,幾乎成為投資人不可或缺的基本配備,其中,高收益債券型基金可說是人盡皆知的「國民理財工具」。

長期致力深耕台灣市場的柏瑞投信,一直以來對於債券市場的著墨很深,在業界有「債券專家」的稱號,根據投信投顧公會統計,截至2017年5月,柏瑞全球策略高收益債券基金規模達到新台幣320億元,成為境內債券型基金的「基金王」,如果扣除貨幣型基金和ETF,不但是境內最大債券型基金,也是境內規模最大的基金。

此外,柏瑞投信領先業界於1月推出台灣首檔、國內唯一的柏瑞特別股息收益基金,根據投信投顧公會統計,截至2017年5月的基金規模達新台幣150億元,已經是境內最大的股票型基金,柏瑞投信成為名副其實的「股債雙霸」,並已有同業跟進發行同類商品。

高收益債產品走紅了10年後,投資人不甘於收益來源和風險過於單一集中,近年來又開始尋找所謂的新收益、好收益和多元收益的產品。柏瑞投信表示,面對未來債券收益可能越來越低,但股市高檔震盪越來越劇烈的環境,打造一個令人滿意的投資組合越來越不容易,想要提高整體投資效益,不能只靠單一收益來源,而是應該尋求「特別收益」,亦即在投組中同時納入特別股和高收益債的配置。

由於特別股具有股價波動度相對普通股要低、類似債券能夠提供派息、多數特別股發行公司擁有投資等級的信評、和其他資產類別的相關性偏低4大特性,堪稱資產中的「最佳綠葉」,可以和投資人手上的高收益資產相得益彰。如果把高收益債加上特別股,就好像在投資組合中加上渦輪(Turbo),有機會創造出具有「特別收益」(Turbo Income)的投組。

為什麼特別股加上高收益債能夠帶來「特別收益」?柏瑞投資特別股海外投資顧問卡洛夫(Vladimir Karlov)表示,特別股和高收益債的資本結構大不相同,一般說來,特別股不但擁有比高收益債更高的信用評等,違約率也相對較低,但卻能提供相當於高收益的殖利率水準,而且跟高收益債的相關係數亦不高,如果適時加入特別股的配置就有機會提高投資組合的整體效益。

根據國際信評公司穆迪的統計,過去30年來,特別股市場的歷史平均年度違約率為1.7%,高收益債的歷史平均年度違約率為4.4%,若扣除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特別股違約率僅0.1%。此外,過去10年來美國特別股指數和美高收債指數的相關性僅0.37。根據統計,截至6月2日,美林特別股指數的殖利率為5.4%,僅略低於美林美國高收益債券指數的5.53%,但高於美林美國投資級債券指數的3.19%。

柏瑞特別股息收益基金經理人馬治雲表示,由於特別股與其他資產類別的相關性偏低,如果在投資組合中加上特別股的配置,有機會發揮多元布局的效益。一般投資人可透過個股、ETF及主動式基金參與特別股市場,至於主要的差別在於投資成本和創造超額報酬機會的能力,投資人應視自身財務需求、投資屬性和風險承受度作選擇,並留意特別股市場仍有波動的風險。

#投資 #投資人 #特別股 #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