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久,桌面擺了一條魚、兩碟青菜、一碗麵。小青將麵碗挪至大約翰面前:

「你的,我吃飯。」

白淨的麵條,澆了層聞起來香辣的咖啡色拌料。

小青熟練的以筷尖往魚眼下方一挑,夾起一小塊半月形的魚肉放在大約翰麵條上。

「魚,最嫩的莫過於月牙肉,你買的魚,最好的當然是你的。」

從沒吃過這部位,小心夾至舌尖,果然甜嫩。

當大約翰吃掉半碗麵忙著抹汗時,冷風捲來,新客人上門,戴眼鏡的年輕中國男人,令大約翰不能不多看幾眼的是他沒有辮子,沒穿中國袍子,穿西式大衣。

年輕人直接坐在小青旁,向大約翰笑笑:

「我姓胡。」

大約翰握住對方的手。

「胡?Hoo?」

「不,Hu。」

原來中國人也有不oo的。

小青和胡面色凝重低聲聊了一陣子,幾乎是胡說話,小青偶爾回一兩句。他們說得很快,說完胡即告辭,他再次握住大約翰的手,笑嘻嘻的說:

「Who’s Hu?I’m Hu,definitely Mister Hu。」

胡走了,小青才小口吃起青菜。

「胡先生是?」

「革命分子。」

大約翰嚇一跳,俊秀的年輕人是革命分子?小青毫不遮掩說出對方的身分,難道已然信得過他?(待續)

#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