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最新通過高度具爭議性的前瞻計畫,一如蔡政府過去一年推動的許多政策般,三讀之後的路才是真正挑戰的開始。8年8800億元的預算,調整為4年4200億元的規模,若從今年起算的四年期程,檢驗政策效益的時間點落在2021年,這一年也是牛津經濟研究(Oxford Economics)推估台灣將成為全球經濟體中,人才最為匱乏的一年。2021年的台灣想像,似乎模糊,卻也在未來四年台灣人民的協力中,日漸清晰,興衰關鍵在於人才制度的路徑選擇。

矽谷,亦曾經是許多旅美投身半導體產業之華人求學與工作的生活記憶。有一套的人才流動理論把人才外流(Brain Drain)、人才回流(Reverse Brain Drain)與人才循環(Brain Circulation)視為動態的過程,把時間軸Zoom Out會看見截然不同的風景。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就受惠於當年「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台灣前途不確定,但二十年後的美國不景氣加上台灣科技政策的誘導,締造了台灣矽島的榮景。台灣流失的人才(財)寄存在美國產業(銀行)達二十年的時間,帶著最顯赫學歷與最前沿的產業經驗返台的人才回流,一舉打造了台灣最成功的產業、也拉抬了最成功的政策「次微米計畫」。所幸台灣半導體產業生態圈仍屬優勢,但兩年前紅色供應鏈來勢洶洶之際,已造成不少恐慌。如今,台灣其他產業環境不如半導體,人才的國際移動與循環效應究竟帶動了哪個區域,值得好好探索!因為人才循環到哪裡,財富也創造到哪裡!

前瞻2021人才危機要關注未來的人才,例如The Next Big Thing為台灣半導體產業締造了史無前例的機會,加上最近更夯的人工智慧,半導體科技所輻射的生態圈,軟體、硬體、應用與服務四大構面都有極高的潛力改變台灣產業的窘境,關鍵在於策略。若半導體產業典範曾留給台灣什麼啟示,新世代的產業機會又如何掌握?有些當前政策令人困惑究竟是在為台灣吸引人才?還是在害台灣流失人才?令人困惑!對比加州州立大學23個分校中錄取率最低的San Jose State(SJSU)最新推出的Global Entrepreneur Program(GEP),兩年在SJSU的創業努力若有成,該校將為新創團隊申請工作簽證、再進行居留的申請(如果3、4年的時間還持續經營,也應該會為當地創造就業與稅收),發揮組織優勢以大學為吸引國際人才的雇主思維,自然還有制度面的支撐,GEP不僅是升級版的攬才制度,SJSU創造了小生態槓桿矽谷創業天堂的大生態,磁吸效力遠勝既往!台灣的大學若援此例吸引國際人才,目標如何設定?策略如何規劃與執行?瓶頸恐怕在民粹波濤中載浮載沉的移民制度與個別組織對人才的想像力。

第二類是外籍傭兵。首先,年輕外籍傭兵在台灣高教風起雲湧推動國際化的浪潮中,台灣學子在STEM節節敗退之際,如何以優勢制度吸引數理優越的(如印度)國際人才為台灣產業與社會所用,優勢制度吸引優勢人才方能力挽狂瀾,否則以當前內部人才不足加上新保護主義的拉扯,台灣人才的國安危機將不知如何設停損。回歸全球人才市場機制,輔以適當制度導流方畢其功。其次,黃金智庫是約莫十年前由當時PMC詹炳熾總經理和核心團隊規劃的機械產業攬才概念,希望吸引來自退休後較無保障的機械業職人來台工作,若能將養老、工作與生活結合在一起,真是有吸引力,突破關鍵在於居留(移民)制度、語言、食衣住行的照顧,完整的配套措施有賴跨部門的協調與不妥協的執行。台灣社會對外來人才所設定的種種薪資、健保與生活限制,反映了個人欠缺自信的競爭弱勢,也浮現了整體制度的競爭弱勢。

最後一類為回流人才的制度。當許多X世代高倡為年輕人創造機會時,還有一群消費關注的重點,在專業貢獻上也不容小覷的就是X世代的剩餘價值,「剩餘價值」這四個字似乎殘酷,卻是有別於前述青年新創的經濟動能,追求「世代融合」的人才競爭力是遠比高舉「世代正義」的口號對台灣有益。首先,如何翻轉台灣低成本人力(才)社會的努力刻不容緩,個人就此不表樂觀,所有的經濟規律中都呈現量與價背離的現象,供給過剩的碩博士人才如何提高人才薪資,不能只靠政府補貼來扭曲市場機制;而目前台灣寄存在國外先進國家的年輕人才日趨貧瘠,亦不容國際攬才樂觀以對,即便有存量也不易有回流的流量。

其次關注的是樂齡的專業人才,在個人接觸有限的國際級大師中,不乏在壯年而家有長輩在台者,常藉由返台從事類似飛入高階顧問(Fly-in Consultant)之便返家探視長輩者,如何藉此吸力強化這些仍寄存於海外的人才深化滋養台灣產業,在這個全球無所不在的工作環境中,可發展出許多想像。無論長期或短期,匯聚個案涓滴成流,營造友善的國際人才友善回流的環境,是台灣產業與社會發展的只剩四年能努力的關鍵議題。

前瞻2021,制度決定了人才與人力間的比重,以及產業與社會可持續的發展。

#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