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氛變得凝重,屋內的人全起身向新來的弓身行禮,其中三個更上前單膝下跪。大約翰看得好奇,小青又挾肉擱在他碗裡。

「公使館的人,不必理會,待會兒若有事,記得,廚房有後門。」

來不及問什麼事,新來的兩人已走到桌前,大衣下露出中國官服的下擺與黑布靴。年輕的朝小青說了不少話,聽得出,官腔官調,小青毫不理會。五、六名吃飯的漢子解下衣襟,大約翰見到他們腰間的短刀,看見矮小的飯館老闆與跑堂抱頭跪在灶下,看見籠罩在店內令人呼吸加快的恐懼。

「別出聲,他們找我。」

大約翰緊張得手心出汗。

「怎麼辦?」

小青貼近他臉旁。

「邱師叔對你提過老耗子的入壁術吧?」

「嗯。」

「我們玩玩看,希望手藝沒生疏。」

一句話,大約翰的心立刻安定,說不出來為什麼,他相信小青。

小青的筷頭敲敲碗沿。

「可惜了沒吃完的半碗飯。」

話未落定,小青一抬手即射出筷子,一手拉大約翰衣領朝後扔。雖知她力氣不小,沒料到兩百多磅的身體在她手裡像隻小狗,大約翰重重摔在牆邊,才撐起上半身,已見小青將桌椅紛紛踢向對手。大約翰感覺身邊一陣風,小青已然飛至他肩頭,一塊布罩住兩人。(待續)

#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