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變前夕,張學良(右)陪同蔣介石巡視陝西軍情。(本報系資料照片)
西安事變前夕,張學良(右)陪同蔣介石巡視陝西軍情。(本報系資料照片)
何應欽(左)因西安事變主張轟炸,而與後來當選副總統的李宗仁(中右)同樣遭到打壓。      (本報系資料照片)
何應欽(左)因西安事變主張轟炸,而與後來當選副總統的李宗仁(中右)同樣遭到打壓。 (本報系資料照片)
遠東的線索
遠東的線索

西安事變證實了日本人最壞的預見,他們有理由斷定蔣政權已經變成了共產國際的白手套。

陸軍省的《西安事變對策綱要》宣布:「日本依然堅持並希望實現既定的對華政策,與此同時,要以特別公正的態度對待此次事變,以期掌握中國的民心。但如果南京政府及其他地方政權不改變以往的政策,反而更加激化抗日、反日思潮,侵害日本僑民安全或在華權益,則須毫不猶豫地發動自衛之權。」

日本外相有田八郎在會見中國駐日大使許世英時表示:「由於此次事件對於日本的影響甚大,日本政府當然予以重大的關心,並注視事態的發展……對於那些主張容共聯蘇者,無論其在中央政府還是地方政權,日本都希望他們迅速消失。」這次交涉像日本在一戰以後的所有交涉一樣,只收到促使事態向相反方向發展的效果。

國府聯蘇反帝抗日

廣田政府(1936年3月到1937年2月)成立後,日本外交重新回到了自說自話的空轉狀態。與此同時,南京的「統一戰線」政策由隱蔽轉為公開。1935年7月4日,財政部長孔祥熙要求蘇聯大使鮑格莫洛夫回答:蘇聯政府是否有意簽訂互助條約?

1935年10月4日,日本外務省和海陸軍提出「廣田三原則」。廣田三原則直截了當地要求南京政府放棄以夷(蘇聯)制夷(日本)政策,在國際反共聯盟的基礎上重構東亞體系。國民政府深感形勢緊迫,加快了莫斯科-南京諒解的進度。1935年10月9日,孔祥熙進一步詢問蘇聯大使:如果對日戰爭導致海路關閉,南京能否通過新疆陸路獲得蘇聯的軍需品?

1935年10月19日,蔣介石會見鮑格莫洛夫。委員長在會議中再次提出,莫斯科和南京都需要比互不侵犯條約更進一步的合作。蔣介石不僅指望互不侵犯條約,而且指望軍事互助協定。1935年底,陳立夫和張沖奉命跟蘇聯人「商談對日軍事同盟」。11月15日,斯托莫尼亞科夫同意接受孔祥熙的要求。如果蔣介石聯蘇抗日的廟算在1935年還是國民黨高階層的猜測,在此之後無疑已經變成了全黨的公開話題。廣州革命政府的時代又回來了,日本人只有在北洋舊勢力當中尋找交涉對象。

1937年4月,立法院長孫科和鮑格莫洛夫達成協議。莫斯科承諾用貸款和武器支持國民黨抗日,國民黨承諾不再進攻陝北的共產黨殘部。張學良的西安事變除了斷送自己未來的副總統資格以外,幾乎沒有影響到歷史進程。

國民政府傾向於聯蘇反帝抗日,現實利益因素和意識形態因素兼而有之。滿洲沃野千里,是遠東唯一的「北美殖民地」。上海自由市雖然只有彈丸之地,財源卻超過了歷屆北京和南京政府從內亞獲得的全部收入。蘇聯侵入的土地雖然遠為遼闊,卻顯然要貧瘠得多。

日本國際協調主義者的協調對象明確指向英美,並沒有把南京放在眼裡。日本泛亞主義者以英美大資本家和蘇聯大地主為假想敵,同樣沒有把國軍放在眼裡。蔣介石點兵西安,只准張學良做預備隊,嚴重傷害了後者的面子,直接觸發了西安事變。英國人和日本人對蔣介石的態度同樣輕蔑,造成的後果也差不多。蔣介石甚至在抗戰爆發以後,明顯有求於英國人的時候,仍然對紳士的高冷做派耿耿於懷。

蘇聯人自己就是半個亞洲人,給蔣介石帶來的心理壓力小得多。結果應驗了布勞岱爾的格言:所有人在更窮的人眼裡,都是值得覬覦的富翁;奧斯曼帝國咬住歐洲不放,波斯帝國又咬住奧斯曼帝國不放。日本人眼中只有蘇聯,蔣介石眼中只有日本。抗戰雖然對國民政府極為不利,但至少可以教訓日本人不要把蔣介石當做空氣對待。

1936年3月17日,日本陸軍省軍務課與外務省東亞局第1課上村伸一課長協商對華政策時,軍務課方面主張:「預定於1941年完成對蘇戰備,因此外交上的準備要在這6年內完成。」具體內容是要設法「完成華北5省自治」,以保證對蘇開戰時後方的安全。後方的問題主要是維護社會穩定,也就是鎮壓共產國際和國府祕密策動的暗殺和襲擊。超限戰早在這個名詞產生以前,就已經存在了。

長期抗戰戰略布局

1937年的冀察政務委員會和華北非軍事區處於類似「南黎巴嫩安全區」的狀態。日本(以色列)並不覬覦該地的主權,但依據停戰協定禁止中央軍與地下組織(尤其是黨部與特工)進入。於是,此地淪為半真空灰色地帶。這時的日本外交與1967年後的以色列外交沒有差別:以東北換華北,以撤軍換和平,以反恐換合作。

然而,蔣介石絕不願意犧牲東北以收回華北。於是出現了勝利者渴望和平,失敗者渴望兩敗俱傷的格局。長期抗戰的整個戰略,就建立在蔣對兩敗俱傷的期望之上。宋哲元不准北上抗日的中央軍越過保定,不在北平設防。

這樣一來,華北的事態就難以升級了。蔣介石明白日本仍然會是勝利者,除非他能將戰場移到上海,將列強拖進戰爭。(待續)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