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蔣在政治上相互扶持,依若股肱,情同骨肉,但在剿共的立場上相左,曾為此大吵。圖為1934年6月張學良(左)與蔣介石(右)在南昌合影。(本報系資料照片)
張、蔣在政治上相互扶持,依若股肱,情同骨肉,但在剿共的立場上相左,曾為此大吵。圖為1934年6月張學良(左)與蔣介石(右)在南昌合影。(本報系資料照片)
剿共軍事獲得勝利前後,蔣介石檢視剿共部隊。(摘自網路)
剿共軍事獲得勝利前後,蔣介石檢視剿共部隊。(摘自網路)
遠東的線索
遠東的線索

1937年3月26日,蔣介石開始給陝北的紅軍發放軍餉給養。

日本具有一個以色列人沒有的弱點,最終陷入了以色列人迄今一直得以避免的困境:他們在意「皇軍的面子」,不能忍受遭到弱者攻擊而無法報復的尷尬。如果不是這樣,盧溝橋事變以後的交涉其實對日本相當有利。

國際社會甚少支持

國民政府的國際信用非常低落,很難指望蘇聯以外的國際社會支持。英國駐華使館秘書郭萬安在1937年7月12日說:「在談到中國方面認為的盧溝橋事變是日本有意挑起的時候,我應該說明我的觀點,即我認為這種說法是不對的。……當時日本駐屯軍司令田代皖一郎因病正在天津、大量的日本外交防衛人員在通州、多數參加演習的日本人員已經返回到豐台,要說誰先開的第一槍已不可能。」

張伯倫調停計畫的內容實際上是要求各方恢復盧溝橋事變以前的狀態,幾乎肯定會將南京政府置於較張作霖去世時前更為惡劣的處境。這時唯有打破格局的非常事件,才能使盧溝橋事變有別於《塘沽協定》以來不了了之的眾多地方性衝突。

列強盤根錯節的上海自由市比華北更適合充當舞台,虹橋事件和淞滬會戰承擔了扭轉歷史路徑的任務。淞滬會戰沒有實現蔣介石的目標,但八年抗戰大體上做到了。日本人愚蠢地損害了列強的利益,他就不用繼續吃啞巴虧了。

1937年8月7日,蔣介石在南京國防會議上決定在上海開戰。列強不出所料地出面斡旋,和談預計在8月9日舉行。然而「虹橋機場事件」就在這一天發生,和議永遠沒有機會舉行。數十萬國軍化裝成保安隊,進駐安全區。

8月11日,日軍要求中國撤除上海保安隊與其防禦工事。8月12日凌晨,中央軍精銳部隊的第87師、第88師包圍了國際租界的日本人區域。日本駐上海領事再次召集國際委員會,要求中國軍隊撤退。下午5點50分,日本海軍的第3艦隊給日本軍令部發電報,請求日本陸軍派兵。下午8點40分,收到東京的回覆,增援人員抵達時間要花費2周,故指示儘量不要擴大戰鬥。

8月14日,中國空軍轟炸日本陸戰隊總部、日本駐上海總領事館,除了軍艦,船舶以外,也向上海市區投下炸彈,造成大量中國市民傷亡。同日,18架日本飛機轟炸上海和南京。從此,戰爭一發而不可收拾。

中國方面的材料宣稱,「虹橋機場事件」是日本人的挑釁。日本人自然不承認,麻煩的是歐洲人也把責任放在蔣介石身上:只有莫斯科和南京要求國際聯盟宣布日本為侵略者,但他們的提案在英國、波蘭和澳大利亞的反對之下未能通過。美國對交戰雙方實施一視同仁的武器禁運,扣押了蔣介石購買的19架飛機。

近衛首相宣稱:日本沒有任何領土要求,也不會支持滿洲國聲索關內的土地。日本以《防共協定》為和平條件,實際上是要求蔣介石放棄1935年的南京─莫斯科聯盟。建議由德國轉交給蔣介石,遭到後者的斷然拒絕。蔣介石堅持,「今日中國捨聯俄無路。」

南京如果加入東京主導的反共產國際聯盟,聯俄抗日的主角蔣介石確實很難繼續領導國民政府。蘇蔣最初合流的時候,瑞金蘇維埃政權就像劉豫和穆斯塔法.蘇布希一樣多餘而礙事。蔣廷黻和張沖(國民黨中央調查科總幹事)根據土耳其經驗,提出了反日必先聯蘇的妙計。

鑒於土耳其人這時已經徹底消滅了本國的共產黨合作者,這種承諾的含義是不言而喻的。史達林根據共產國際的遊戲規則,完全可能將瑞金和馬德里的支部一起召回莫斯科,直接送進盧比揚卡的地下室銷毀。然而蔣介石出自小資產階級革命家的軟弱本性,反倒以為放紅軍逃往接近外蒙和新疆的邊界,就是給史達林送了一份見面禮,即使史達林並不領情,紅軍給內亞各政權造成的破壞也會有利於黃雀在後的中央軍。

史達林的慣例是:改變政策,就要殺掉執行原先政策的幹部。米夫和遠東局領導的末日清楚地顯示,史達林已經打算把他們的支部放在盤子裡送給蔣介石──他如果愛護支部,就會另派一批自己訓練的心腹來,而允許毛澤東這種路人皆知的梁山周邊角色逆襲上位,本身就足以證明史達林已經視支部為雞肋蒿箭。

蘇聯持續提供武器

此時,上海和瑞金的大多數共產國際苦力還沒有看清自己所在的生態位多麼岌岌可危,毛澤東卻依靠他從華夏古典文史作品學到的格局判斷力凌駕於同儕之上,憑藉超人的洞察力和隱忍功夫,熬過了夾縫偷生的慘澹歲月;蔣介石放棄了最好的機會,聽任紅軍逃到陝北。1937年3月26日,蔣介石開始給陝北的紅軍發放軍餉給養。1936年,中共中央還相當依賴打土豪所得的65萬2千8百58元收入,到了1937年,莫斯科和南京的撥款就上升到延安總收入的77.2%。

國民黨既然主動放棄追剿,毛澤東剛剛攫取的新中央也就不再構成抗日統一戰線的障礙。史達林發現棄子居然生還,也就不再計較毛澤東竊取了棄子的領袖地位。蔣介石既然自己願意用陝北的紅軍做見面禮,史達林自然更不會介意用蘇聯的武器多換一點回報。(待續)

#中國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