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時間有關中國大陸應否接納敘利亞難民的議題引發輿論關注,最後大陸外交部長王毅以一句「難民不是移民」作結,並承諾幫助難民接收國,從而結束了這一場爭論。顯而易見,目前大陸官方的態度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民間的主流意見也同樣是拒絕接收。

不過,若是能夠重新檢視中國大陸接收難民的歷史,並參考新時代大國崛起的歷史背景,或許能夠得出不一樣的結論。

首先需要澄清一些概念,包括難民收容國,中轉國以及再安置國等等,前兩者一般指涉難民離開本國前往的第一個國家,這些國家有的就地成為難民安置的地方,但更多的則是充當中轉站,在完成難民識別工作之後,再轉往第三國進行安置。

偏見造成難民困境

很多人反對的理由大致是基於媒體有關難民引發治安問題和文化衝突的新聞報導,但這類問題其實大多出自偏見,在歐洲許多國家,治安問題的惡化並不一定是難民所導致,而更可能是非法移民第二代因為無法融入當地社會或者失業無所事事才走上犯罪的道路,本質上屬於這些國家的政府治理問題,或者種族融合問題,這是一個長久的待解決課題,不應該讓難民背鍋。

因為難民已經經過篩選,大陸若是接收難民其實可以有效排出非法移民。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大陸這些年的改革開放,愈來愈多的外國人前往大陸定居就業,有很多地方甚至形成了外國人聚落,比如義烏的穆斯林聚居地和廣州的非洲裔聚居地,這些顯然要比難民更難於管理。長久以來大陸都習慣於單一民族國家的建構,面對外來移民的湧入,尚缺乏足夠的心理與行政的準備,幸虧目前尚未發生大規模的族群衝突,因此還未將這一議題提上議事日程,但是,隨著外來移民規模的擴大,政府終歸是要通盤考量,確立基本的方針政策。

或許是因為缺乏宣傳,大陸內部對難民問題缺乏了解。近代的俄羅斯和朝鮮移民其實很大程度上就是難民,除了部分經濟移民外,大部分人正是為了躲避戰亂或者十月革命為了逃避清算才逃到新疆和東北定居,後來變成大陸的俄羅斯族和朝鮮族。

道義上應義不容辭

二戰期間的猶太人,其實更是大陸接收難民的經典案例,至今仍為世人津津樂道,並構成以色列和中國良好關係的基石。1949年以後,大陸曾接收幾十萬越南難民,有些至今仍然居住在中越邊境的中國一側。另外還有數萬阿富汗難民,甚至印度錫克族和斯里蘭卡泰米爾難民,進入二十一世紀也曾有小部分伊拉克難民,最近還有緬甸難民進入中國境內。

這些事例證明,大陸並不缺乏接收難民的經驗。這可惜隨著近年來世界各國對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恐懼,許多人已經將難民等同於恐怖份子,因此失去了對他們的同情,政府層面也是避之唯恐不及。但是,逃避終究不是辦法,大陸要想成為負責任的世界大國,就必須承擔必要的國際責任,從道義上說應該是義不容辭。

而從現實利益上說,接收難民也並非有害無利,現在的思維更可能是誇大了危害,而忽視了好處。大陸的不斷開放注定了大陸政府和民眾必須學會在本國土地上與他國民眾和諧共處,接收難民只不過是這種學習的過程之一。更重要的是,適度的接收難民甚至將之轉化為移民,也能增加大陸內部文化的多樣性,並可以培養一大批連結大陸與中東的友好使者,值得有關方面轉換思維予以正視。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

#大陸 #中國 #中國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