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部分里長籌畫成立「中華台北村里長聯合總會」,組織村里長前往大陸交流,卻引發社會爭議,理由司空見慣,不外所謂的「接受大陸統戰」。平心而論,類似活動並非什麼新鮮事,大陸歷年都在積極推動兩岸基層交流,現在被拿出來炒作,不過是台灣社會疑中、恐中思想的作祟。

柯文哲的回應倒是可圈可點,他認為台灣擁有軟實力的優勢,不應懼怕與大陸交流,他甚至回嗆「誰統誰還很難講」。柯文哲快人快語常引發爭議,這次的說法直接指向不必要的疑中、恐中心態,有助於提醒人們台灣的優勢所在,以及面對大陸應有的合理心態。但他再次戳破「國王的新衣」,因而遭到綠營的猛烈抨擊。

綠營的惱羞成怒可以理解,因為綠營長期以來教育人民大陸「統戰」的恐怖。綠營的兩岸論述一直建立在自大與自卑的矛盾基礎之上,一方面高舉台灣出頭天大旗,認為台灣萬事勝過大陸一籌,在他們眼裡,大陸就是落後、保守乃至反動的所在,對大陸不屑一顧。但另一方面又顯得自卑,不敢面對大陸,企圖用「統戰」兩個字把大陸隔絕在外,視而不見,甚至在媒體宣傳上故意忽略大陸的正面成就,一味渲染大陸負面新聞,以此來鞏固台獨論述。

只可惜兩岸交流的大勢並非綠營所能阻擋,於是他們只好時時刻刻在渲染大陸威脅論,以大陸隨時都會吃掉台灣為名,讓台灣民眾對一切涉及大陸的事項都懷有「木馬屠城」的緊張感和危機感,因此我們才會看到,舉凡陸生、陸配和陸資都被綠營視為大陸的統戰陰謀,或者被他們指責為蠶食台灣人的利益。

事實上,這種膽怯又沒有自信的想法和作法並非台灣社會一直以來的主流思維,就在10年前乃至更久以前,台灣社會面對大陸還是存有真正的自信心,那個時候台灣與大陸的經濟規模並沒有差別很大,而台灣又在經濟、科技乃至文化和政治制度等領域領先於大陸,因此常有「逐鹿中原」之心也是很容易理解之事。

台灣人在看待大陸時,雖然有優越感,但肯定不會有鄙視、仇視之情,反而認為台灣有責任幫助大陸發展進步,而大陸出現天災時,台灣民眾也是慷慨解囊,一如現在對日本那樣,而最近的一次就發生在9年前的2008年大陸汶川地震。只可惜短短的9年之後,台灣社會輿論氛圍丕變,綠營主導的疑中、恐中思潮終於進入台灣社會的主流話語體系。

如今柯文哲提出的論述等於幫助台灣人重溫過去長期主導台灣社會的想法,提醒台灣人既不能妄自尊大,也無須妄自菲薄,看待大陸應該充分意識到自己的優勢所在,並以此為出發點與大陸展開良性競爭,甚至要有爭取大陸民心的野心和信心。

這當然不是癡心妄想,台灣作為東亞四小龍之一,早於大陸發展足足20年,基本上已經進入後工業社會,不僅科技領域仍然保有領先優勢,在制度和文明的範疇也擁有相當多的經驗可資大陸學習借鑒。

只要台灣肯與大陸保持交流對話,將這些經驗介紹給大陸,很容易吸引大陸社會的關注,並引起大陸社會的反思和學習。

現在已經有相當多來自台灣的年輕人前往大陸創業,他們的許多想法在台灣本已發展成熟,來到大陸更加表現出早發優勢,而這正是台灣民眾的發展機遇之所在。

至於政治領域,台灣社會更是不必自卑,大陸民眾來到台灣,大多對台灣的政治發展成果表達讚許,台灣各政黨在與大陸交流互動的過程中,完全可以大方分享這類經驗,推動大陸在此方面向前發展,縮短兩岸在政治制度和生活方式等領域的差距,也因此拉近兩岸同胞的心理距離。

無論如何,逃避或者掩耳盜鈴的作法都不是一個負責任政府的正確作為,綠營也不能長期將自己的雙眼蒙蔽,既對大陸的成就視而不見,也看不到自己的競爭優勢,長此以往只會讓台灣社會生活在幻象之中,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等到大陸迎頭趕上的時候,台灣就真的失去了談判的籌碼,那個時候「狼來了」的故事就會發生在綠營身上。

#大陸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