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寧(左)與史達林(右)。(摘自網路)
列寧(左)與史達林(右)。(摘自網路)
八路軍是國民革命軍編制,1938年12月,周恩來(左)與葉劍英在桂林穿著國軍制服。(摘自網路)
八路軍是國民革命軍編制,1938年12月,周恩來(左)與葉劍英在桂林穿著國軍制服。(摘自網路)
遠東的線索
遠東的線索

蔣介石只要堅持聯蘇抗日,就只能為了蘇聯而容忍延安的越軌行徑。

列寧主義團體始於地下組織,因此蘇維埃憲制的核心權力在情報組織。黨的領袖如果不能主持情報系統,就不會比統戰花瓶強多少。毛澤東知道自己不是共產國際欽定的候選人,經過了3、4年曖昧生活,才勉強擺脫了「妾身未明」的痛苦。1939年2月,中共中央社會部成立。研究調查委員會成立以後,毛澤東自為主任。

毛在固權蔣在備戰

即使在此之後,毛澤東在延安的地位仍然不能跟史達林在莫斯科的地位相比。周恩來、李克農、康生、陳賡都是蘇聯訓練出來的老特務首領,盤根錯節的關係網絕非毛澤東這樣的周邊人士在短期內能夠撼動的。毛澤東討好葉劍英、培植劉少奇、重用任弼時的動機,跟攝政王提拔吳祿貞和袁世凱賞識蔡鍔的動機非常相似,都是想給自己無力破壞的網路摻沙子。

毛澤東當家以後,中國支部開始產生不同於莫斯科本部的風格。毛澤東同樣需要通過清洗強化自己的地位,但他寧願依靠群眾運動和「治病救人」的手段,較少採取列寧、史達林、張聞天、張國燾習慣的方式,由契卡、克格勃、政治保衛局批量屠殺,除了毛澤東個人的江湖氣和落第秀才氣以外,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他缺少親信的特務機構。群眾運動和草莽將領多多少少能夠分散,但始終不足以替代危險而有用的列寧主義組織。這是毛澤東政權自始至終無法擺脫的死結,也是他無法放棄領袖崇拜的難言之隱。

新三民主義者相信自己能夠打敗日本,主要就是因為他們儘管處處不如日本,卻擁有日本因古舊扭曲的憲法結構而無法有效實施的計畫經濟。計畫經濟使一戰末期的德國人瀕臨餓死,使蘇聯人長期生活在餓殍狀態,但確實是一劑預支未來的春藥,能夠保證落後社會在軍事動員方面反超先進社會。

1937年8月10日,國防最高會議通過《總動員計畫大綱》。外匯管制立刻導致法幣在上海市場一落千丈。蔣介石像一位真正的社會主義者,堅信這是英國資本家的陰謀和漢奸資本家的貪婪所致,必須進一步強化金融管制。

1939年9月8日,《戰時健全中央金融機構辦法綱要》宣布:「中央、中國、交通、中國農民四銀行合組聯合辦事總處,負責辦理政府戰時金融政策有關各種業務。」蔣介石親任四聯總處理事會主席,「總攬一切事務」,包括戰時金融委員會和戰時經濟委員會。「財政部授權聯合總處理事會主席在非常時期內,對中央、中國、交通、農民四銀行可為便宜之措施,並代行之職權。」

革命政權控制了絕大部分命脈行業和大中企業,將貨幣、生產物資和物價的調配權力全部集中於中央之手,卻將中小企業和土地留在私人資本家手中,又沒有讓祕密警察的力量強大到足以操縱消費市場的程度。社會主義上半身和資本主義下半身的混合物天然不能穩定,總有一方會吞噬另一方。

革命政權要麼進一步,廢除資本主義的最後殘餘,將生產和消費同時納入統制體系,以免黑市和投機活動擾亂計畫經濟的正常運作;要麼只能後退一步,放開金融管制、生產管制和價格管制,喪失其操縱社會和發動戰爭的大部分力量。蔣介石政府企圖在短期內實現的戰爭目標和大國負擔只有列寧主義才能勝任,而他既不肯放棄前者又不肯推行後者。自由主義─資本主義的發展路線,至少在其最初階段離不開殖民主義的保護和養育。這條路線只有在蔣介石走投無路以後,才能捲土重來。

新三民主義作為社會主義的分支,預支未來的能力不如列寧主義,因此逃不了短期的失敗;作為資本主義的分支,養育未來的能力不如自由主義,因此逃不了長期的失敗;作為奧斯曼主義的分支,繼承正統的資格不如滿洲國,因此逃不了短期的失敗;作為凱末爾主義的分支,發明民族的資格不如台獨,因此逃不了長期的失敗。

抗戰正式爆發,蘇聯就立於不敗之地。史達林不遺餘力地鼓勵蔣介石做蘇聯的人肉盾牌,同樣不遺餘力地鼓勵延安做蔣介石的人肉盾牌。王明的《目前抗戰形勢和任務》代表了史達林的旨意,要求中共服從,配合國民黨,折射出史達林對日本的恐懼和尊重、對國民黨真實力量的蔑視和擔憂。

避免觸動領導底線

如果遠東局仍然存在,王明和張聞天肯定會將整個支部投入遠東馬德里(武漢)保衛戰。只有毛澤東寧願相信自己的切身經驗,謹守「活狗總是比死獅子更強」的教訓。他善於體會鴻門宴精神,把握「陽奉」與「陰違」間不容髮的邊界,在避免觸動2位領導底線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開發利用雙方的資源。

蔣介石只要堅持聯蘇抗日,就只能為了蘇聯而容忍延安的越軌行徑。延安只要以撕破統一戰線的面子為要脅,就能讓蔣介石吃暗虧。史達林只要堅持滲透同盟國的要害部門,就只能聽任延安搭國際共運網路的便車。「反法西斯統一戰線」對蘇聯本身也是千載難逢的寶貴機遇,全世界無產者的大元帥不可能因為梁山頭目的小算盤而耽誤大局。(待續)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