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眾議院審議「2018國防授權法案」,決議要求國防部長在2018年9月1日前,提交美台軍艦互訪泊靠可行性評估報告,稍早參議院軍事委會通過推動台美軍艦互訪泊靠及對台軍售常規化案,尚待全院審議。軍艦具有主權象徵,美國自1979年與大陸建交,從台灣撤軍後,軍艦就停止訪台。依照國際慣例,美國軍艦如果泊靠台灣港口,須懸掛中華民國國旗,等於事實承認「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恐將顛覆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與台海現狀,並引起大陸強硬反應,將對東亞秩序造成重大衝擊。

美國國會高度支持台美軍艦互訪,美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賈德納強調,將盡其所能讓法案通過成為法律,展現對台灣堅定支持。美國國會一方面是以好朋友的身分,力挺台灣面對大陸不斷升高的壓力;另一方面想藉由加強台美軍事關係,對大陸釋放政治訊號,表達對南海人工島嶼軍事化行動、制裁北韓不力等的不滿。但行政部門非常謹慎,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莫健警告,美艦泊靠台灣港口不僅困難而且可能構成危險。行政部門的謹慎,將為川普總統最後是否同意簽署法案埋下變數。

美國始終認為,根據《台灣關係法》提升台美軍事合作關係,可以墊高牽制中國籌碼,也可以成為支持台灣與大陸發展建設性對話的信心後盾,符合美國長期政策,如果評估可以控制中國的報復舉措,未嘗不會讓法案生效。不過,如果參眾兩院強勢要求川普政府簽署,會不會掀起美中亞太戰略角力的新風暴,川普在簽署前必須三思。

大陸外交部發言人已表示,這是美國在「干涉內政」,希望美方遵守三個聯合公報與一中政策,慎重處理台灣問題,並避免美台任何官方軍事聯繫。蔡政府則熱烈歡迎美國的友台措施,在野政黨雖未反對,卻擔心美中兩國若因而交惡,台灣恐將首當其衝先受害。

中美台三邊關係極為複雜,三邊關係中的美中關係與美台關係,是靠美國版的一個中國政策維繫,而美國的一中政策內涵,與大陸的主張不同,才能讓美國同時與兩岸政府維持建設性合作互動關係。

《台灣關係法》是美國一中政策的核心,美台軍事交流合作與對台軍售質量,是由《台灣關係法》規範,連美國總統都必須遵守。

川普政府沿用小布希政府時期的「保證與嚇阻」(assure and deter)策略,繼續執行美台軍事交流與對台軍售,讓台灣有足夠自我防衛能力與信心,推動兩岸建設性對話。美國國會有意提升美台軍事合作質量,要求川普政府恢復美台軍艦互訪泊靠,將涉及美國長期「一個中國」政策的改變,甚至可能踩到中國在台海地區的底線。

美國的一中政策維持台海平衡將近半個世紀後,中美實力對比發生重大變化,中美競合關係更為複雜,共軍能量更已改變台海軍力動態平衡,台海安全的「美國因素」,出現實力消長的質變。台灣傳統的「和中友美」的生存發展策略,已面臨重大挑戰,需要建立新國安戰略思維與政策。

就現狀而言,一方面固然可以歡迎美台軍事交流合作的質量提升,但同時也需要積極化解兩岸長期的敵對心結,運用具體行動釋出善意。台灣也應該宣示樂見美中競合關係的健康發展,台灣的平衡策略才能左右逢源,如果台灣企圖一邊敵對大陸,一邊倒向美國,甚至企圖操作離間中美關係,兩岸關係及台美關係都會立刻失衡,造成美中共管的最壞結果。

美中兩國競合關係如能深化,並進入雙贏的良性循環,台灣將有機會在與美國維持軍事合作關係同時,與大陸發展軍事安全互信機制,開創美中台的互惠共贏新格局。

在台灣的立場,應期盼中美兩國認真溝通、相互理解,順利化解戰略利益矛盾,發展和平互惠共處新模式,並務實處理美台軍事合作衍生的新問題。

川普政府如果考量到改變「一中政策」的代價,否決了國會決議案,台灣應該慶幸可以擺脫被迫選邊壓力。川普政府若同意國會決議案,台灣也不必表現出歡欣鼓舞的姿態,因為法案只是授權給行政部門決定權,行政部門不會輕易讓軍艦到台灣靠港,除非有極端特殊情勢發生,否則美國不會給自己製造麻煩。

#中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