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的美國教育家杜威主張,「教育是生活的累積,而這容許有犯錯的空間。」立法院昨日以《中時新聞網》韓姓實習生對立法院形象造成重大傷害為由,要將他移送法辦。

立法院是我國最高民意殿堂,也是朝野政治角力的舞台。立委們不論是脣槍舌劍或肢體衝突,國人已司空見慣;過去,在議場旁聽席上,參觀民眾看得入神,把自己融入情境向議場丟擲物品的行徑,亦時有所聞。即使如此,因是言論自由的表徵,對於參觀民眾的「脫序」行為,院方始終採取包容的態度,從未發生移送法辦情事。

法辦不符比例原則

如今,對已經認錯道歉、並保證不再犯的大男孩,民進黨立委持續窮凶惡極的追殺,不僅不符比例原則,亦凸顯心胸之狹隘。

一顆水球被妖魔化

尤其綠委自發現韓姓學生在大陸就學,且領有獎學金後,更是「見獵心喜」,不但立即貼上「台籍中國學生」特殊標籤,甚至指控涉有「國安問題」,極盡所有手段,將一顆水球妖魔化。

完全執政的民進黨理應有更恢宏的氣度與格局,未料竟傾全黨之力,毫不留情地追殺,非要讓他的人生留下汙點不可。

韓姓學生遭移送法辦,勢必對兩岸交流再次產生寒蟬效應。這顆被妖魔化的水球,轉移了前瞻計畫的荒唐,民進黨視為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人民看到的卻是腐化的政權,醜陋的國會。

#立法院 #水球 #學生 #妖魔化 #韓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