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揚」,這個名字在北台灣世代政壇很有聲量。一模一樣的名與姓,元智大學校長吳志揚畢生與政治沾不上邊,而是雲林農家出身、在田裡控蕃薯長大的「數學家」,當過國立大學院校長、再轉戰私立名校的少有高教管理人才。

吳志揚的數學家身份,是玩真的。學術界對於個人的重要研究成果,經常用發表N篇期刊論文、擁有N個發明專利等等來凸顯,吳志揚在自己的簡歷上寫著「2015與陳昇國、紀美秀兩位教授提出高精密度處理彎曲空間的LTL Configuration method」,「2013與陳昇國教授解決及證明了擴散方程式的離散能量守恆定律」、「1996提出拓樸值譜理論與參數化距離觀念」等等數十條,完完全全的「數學人」和「數學語」,他回母校台大數學系演講時,一再倡議:「數學系偉大的時代已來臨!」

作為家裡5個小孩的老么,吳志揚說,小時候家裡的大人們天天忙於農事,兄姐都已到台北上學,沒人盯他念書、也隨便他怎麼玩,自己就是孩子王,土控蕃薯、抓蟋蟀天天上演,「以現在都市人的標準,當時的我應該是『過動兒』」。

這位經常在田裡奔跑的過動兒,小學期間功課和成績是可以想見的「普普」,接著進了家裡附近的縣立元長國中,在校表現不太突出的他,繼續悠遊於自我的世界;直到念師範大學的哥哥把他帶來台北,考進入師大附中。

在附中時,一開始有同學拿著教課書要吳志揚解答數學題目,他一方面想讓同學真的弄懂,也不要給自己丟臉,把解題寫得清清楚楚。這個特別的經歷,啟動了他學習的正向循環,天天鑽研數學,數學成了他的專長、更是榮譽,進入台大數學系,靠數學拿書卷獎金、當數學家教當日常生活費,存了些錢申請國外學校,自然地數學為唯一最愛。

「要比五科,我肯定比不贏大部分的同儕」,吳志揚說,數學是自己畢生精研的強項,對其他學科相對上就興趣缺缺,像自己從小沒有課外書,國中時唯一接觸的《三國演義》是哥哥帶回家,所以文史數理的成績落差很大,如果當時父母硬是要求他「每科都要好」,應該達不到現在數學家的專業資格。但他也提醒,時代不斷改變,如今電機資訊、生醫領域都需要數學高手,進行跨領域解題,終而融為一體。

此外,那本《三國演義》給吳志揚有了極大的啟示,從中學習到如果想成就大事,招兵買馬、訓練部隊之外,策略規劃和執行力更是重要,才能在大學校長的職務上,倡議新議題、帶動師生一起落實!

#蕃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