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紀50年代大陸鐵路運輸主力「綠皮車」,年華老去後已逐漸自營運幹線除役,但京廣線湘粵交界處,仍有一列綠皮車繼續服役,而且免收費,深受當地菜農、農民工歡迎;菜農才把菜抬上車,乘客立刻搶著買,站還沒到菜已賣光,車廂裡充滿人情味。

這列被稱為「菜農專列」的綠皮車,雖然是個別現象,但車上載運的不只是農民工,而是人情味的種籽。在經濟快速成長、人際間越發疏離、人情日趨淡薄的今日,人民即便富裕了,卻少了快樂與利他精神,人際關係的緊張,不自覺讓人禁錮了心靈,此刻是重建傳統中國人情味社會的關鍵時刻。

改革開放之前,大陸雖然貧困,但日常生活從來不缺溫暖;左鄰右舍雞犬相聞,閭里相互守望;臨時老抽、麻油用完,門口一喊鄰居就送來;過年曬好了臘肉,切一片給鄰居送去;雖然窮,但相互扶持,人際間堅強的信賴關係,克服了物資匱乏的環境。

經濟情況改善後,不利人際和諧的因素卻漸漸增加。以往以姓氏聚居的孔家村、李家屯等,一一拆散了,紛紛搬進小區裡的幾十層高樓,能認識同樓層鄰居就不錯了,樓上樓下相互扶持更是奢談;少了鄰居,怎麼串門子、張家長李家短?小區裡幾百戶人家少了潤滑,不可能有凝聚力。

快速的交通建設反而將人際距離拉得更遠。搭上高鐵幾個小時,就會進入一個聽不懂鄉音的省市;二線城市高速公路網已完成,小汽車擁有率迅速上升,上了車可以很快抵達幾十、數百里外地方;這些進步都是好事,但中國固有濃郁的社會氛圍,也在不知不覺間遭到稀釋。

讓社會重新回到溫馨、有人情味,必須付出心血去耕耘,不可能憑空而降;人們辛勤工作改善家庭生活外,也得挹注時間與精力給社會,尋求奉獻的機會;當每個人都把利他擺在上位,從街坊鄰居到孤苦老弱,從認識的人到不認識的人;廣義地看菜農專列,正是在傳達這個理念。

台灣曾走過社會疏離、人際關係緊張的過去,也注意這問題的嚴重,許多關心社會凝聚力的先行者紛紛倡議公益理念,更多人積極參與投入。60年前許多國外傳教士到偏鄉行醫一待一輩子,本土的覺醒也非常早,1965年何明德先生成立「嘉邑行善團」致力到偏鄉修橋鋪路,主動發掘橋斷路坍,自己捐輸外,四處募材料、募工,從未拿過公部門的經費,至今已超過5百例。行善團義工盧林金阿婆退休時高齡已99歲,活到老奉獻到老,是大家共認的義工精神。

近幾年台灣奉獻、利他的活動四處開花,太多人只要行有餘力,都想盡辦法回饋社會。最近的「好人運動」有太多的故事,先是「一日好孫子」活動,年節期間許多老爺爺、老婆婆拎著大包小包搭火車去看兒孫,過天橋、地下道爬樓梯是痛苦的事,於是許多熱心的年輕人志願做「一日孫子」,拎箱子、攙扶老人家上月台。

「一日孫子」迅速在各地擴散,義工年齡也逐漸降低,最近有國中生假日相約,不是去網咖遊玩,而是拜訪學校附近的獨居老人,陪老人講話,唱歌給老人聽,打掃居住環境等。就近奉獻、隨時尋求可著力之處。

好人運動的擴散,竟然發現好多人都樂意幫忙。例如菜農採收了幾簍高麗菜想到台北便宜賣,鐵路規定成簍蔬菜必須托運,不能直接免費上車;菜農付不出比菜更貴的運費,苦惱之際好人運動登場,協助菜農拜託乘客帶高麗菜上車,竟然沒有旅客拒絕。今年香蕉超量3成,疏導超產香蕉的好人運動早已起步,比公部門等蕉價崩盤後才著手有效率得多。

曾經調查過台灣民眾一生一定要做的工作,答案竟然是志工、義工。每個校門口都可見到家長頂著太陽協助學童過馬路;醫院裡資深病人痊癒後,乾脆留院做志工,老病號瞭解醫院流程,也瞭解病患剛到醫院時最需要哪些協助;幾乎每一個需要與民眾直接接觸的政府機關,都有出於主動、非政府組織的志工在提供服務;還有一些人清晨主動打掃公園、整理山徑,熱心人士幾乎處處皆在。

大陸近幾年也可見到「志願者」組織,但多數配屬在公部門之下,也只在公部門的活動中出現。當志願者組織成熟到無處不見,民眾願意自發性奉獻,就像默默行駛的「菜農專列」,人情味必定盈滿中國社會。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