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關注布袋生態環境的影像記錄者邱彩綢說,潮間帶因遭破壞而減少,加上鹽業廢曬,大量土地釋出,候鳥們退無可退才進逼內陸,但牠們棲息樣態是移動式,並非固定式,經她觀察,包括黑面琵鷺等候鳥活動範圍,絕不僅侷限在國家重要溼 地裡,只要是食物多,水位適中的區域,都會引來各式候鳥駐足停留。

邱彩綢認為,綠色能源追求營造友善環境,這點能源局和保育人士方向一致,但既然是示範區,就該想辦法讓生態與太陽能板並存,甚至保留有文化價值的鹽田地景,如木電線桿、運鹽溝等,日後做為綠能產業發展參考依據才比較有說服力。

雖然能源局擘畫的廢鹽灘發電藍圖裡,強調會把採友善生態工法,把一定比例的租金收入用於生態復育工程,如建立自然資源監測系統、環境資料庫或人為復育,甚至畫設出生態功能區,促進底棲動物繁洐、水源調節等。但保育人士憂心的是,候鳥一旦離去,可能就此不復返,此時已著手進行的太陽光電專區試辦計畫是不是包裹著糖衣的毒藥?不論是當地居民或保育人士、NGO團體,都緊盯明後過後的效應浮現。

#公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