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宏碁集團30年前就實施周休二日彈性化,當時他們訂了一個生產力提升的目標,只要達標就實現周休二日,結果不到一年,整個生產力就改全提升,這就是大家共創價值的結果。

眼見年輕人普遍存在的安全感低落問題,施振榮舉例,當年創辦宏碁時,來了很多來自於IBM等國際大廠的員工,大家都是原薪水打7折,他自己還是打對折,但宏碁提供很多讓員工進修學習的舞台。

他也向員工保證,大家一起共創價值,將來分享的利益,將遠高於在IBM的薪水,結果3年內他們就讓員工的身價翻升。

不僅如此,宏碁當年培養很多優秀的人才,後來也都在台灣的科技產業扮演重要的角色。

施振榮表示,價值半盲文化、資源齊頭文化、行政防弊文化,是台灣社會的三害。民主政治對資源重置,都是既得利益者絕對咬死不放,資源錯置的結果,造成台灣產業發展不是餓死就漲死。

他認為,現在政府很多的政策都是防弊大於興利,很多的機制都卡死了,一例一休讓產業動彈不得,而無形的台灣製造,什麼都要「MIT」,就把台灣有限資源都浪費掉,短期雖可創造就業機會,卻無法永續發展,更別談新的價值,產業結構如此,低薪問題更難以解決。

他表示,台灣不重視隱形的價值,不願意花太多的心思培養人才,也不重視品牌行銷,前瞻建設就是個例子,這個價值的半盲文化,只會讓產業的動能更薄弱。

施振榮認為,台灣社會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創造價值的企圖心不足,不管是政府和企業都應該要有雄心壯志,政策法規要有彈性,不能自己綁自己,這樣才能創造利基。

#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