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舉行金磚國家峰會,大陸的主場峰會外交再次綻放光彩。此次峰會意義十分重大,尤其在中印洞朗邊境對峙近3月後,兩國於8月底捐棄前嫌,以對話合作代替對抗衝突而重回正軌,使印度不至於缺席。

儘管龍象之爭不會停止,但中印同為全球最大的兩個文明古國和新興市場國家,雙方在金磚國家機制下通過大國協調與合作,能夠共同做大市場蛋糕、有效提升國際地位,也有助於中印在「一帶一路」上的實質對接。

新興市場強勢崛起

從長遠而言,在金磚峰會機制下不斷深化擴大的南南合作,將進一步推動全球格局從發達國家向新興市場國家轉移。2001年提出「金磚國家」概念、被稱為「金磚之父」的英國經濟學家奧尼爾近日預估,到2035年金磚五國的經濟總量將超過G7,而OECD也預估到2030年全球發展中國家的GDP將超過發達國家,顯示全球經濟格局正在進入從東方向西方、從北方向南方加速轉移的階段。

英國經濟史學家安格斯‧麥迪森認為,近代以來西方國家獨占人類歷史舞台只是一個特殊時期,21世紀以中國再興為標誌,從西方向東方轉移的全球格局變遷,只不過是把人類帶回歷史的常態。世界金融危機爆發後,2009年形成的G20正式取代G8成為全球經濟治理的主要機制,代表發達國家已無法獨自決定全球治理議題,其他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話語權和主導權正在持續上升。

如果說G20是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平起平坐、共議全球治理的平台,那麼金磚峰會則是新興市場國家共同發聲與合作的平台。當前,占有30億人口的金磚國家經濟總量占有世界四分之一,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已達到一半,單是中國的經濟規模便超過金磚其他四國的總和,過不了多久中國的經濟規模便將達到金磚其他四國的兩倍,因此中國的經濟增長對於金磚國家總體的發展舉足輕重,中國也無疑將在金磚機制中成為主導者和推動者。

此次金磚峰會的一大特點是中方首次提出了「金磚+」的概念,邀請了埃及、墨西哥、泰國、塔吉克、幾內亞等五國領導人,以及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柬埔寨、尼日利亞、埃塞俄比亞、肯亞、阿根廷、智利等國的代表,出席金磚峰會及相關會議,共商南南合作、共享發展機遇,這種由中國首創的「金磚+」拓展模式,有助於進一步擴大金磚五國的朋友圈、增強金磚五國的影響力。

觀察本次金磚峰會的具體成果,最值得注意的是金磚國家共同設立了「新開發銀行」(NDB)與「應急儲備安排」(CRA),制定了《金磚國家經濟伙伴戰略》。「新開發銀行」將與「亞投行」共同為發展中國家提供基礎建設投融資服務,而「應急儲備安排」則有助於更好地應對跨境資本流動與風險。

黃金十年加速變遷

此外,在《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宣言》中還特別提及,將致力於推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2019年完成份額檢查、制定新的份額公式,並繼續推動落實世界銀行股權審議,這代表金磚國家正積極聯手,試圖增加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發言權和代表權,使全球經濟治理結構與世界經濟版圖相匹配。

宣言內容對於國際和平與安全也提出了積極的共識和建議,包括對敘利亞、阿富汗、巴以問題等國際安全熱點表達立場,倡議設立金磚國家情報論壇,呼籲聯合國大會通過《全面反恐公約》,顯示金磚國家對全球治理的雄心也已超越了經濟領域,進入安全和政治的領域。

金磚機制即將進入下一個「黃金十年」的新階段,全球格局在未來十年也將進一步加速變遷。金磚不僅沒有褪色,反而更加強勢崛起,金磚國家將與G7並駕齊驅,成為全球多邊治理不可忽視的新力量。(作者為中華青年發展聯合會理事長、中山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研究員)

#金磚 #金磚峰會 #國家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