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周因新竹地檢署就群聯電子違反《證券交易法》財報規定、給予附條件的緩起訴處分一事,引發各界議論紛紛。

我國《刑事訴訟法》緩起訴僅限於被告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3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但因《證券交易法》近年來不斷加重徒刑,刑度過高而難以適用緩起訴之規定。更糟糕的是:現行《證交法》許多犯罪構成要件規定不清楚,法律適用疑義不斷。就財務資訊不實罪而言,現行條文並無「重大性」要件之適用,如此一來財務報告編製之發行人、負責人、發行人之職員,曾在財務報告或財務業務文件上簽名或蓋章者等,無法被容許任何犯錯的空間,只要財務報表上有一塊錢金額記載錯誤,就觸法。

何況,因檢察官裁量權過低,難以給予附條件緩起訴,因此,過往縱使起訴後部分案件可能因條文構成要件模糊,歷經長達數年的審理而得到無罪或緩刑判決,然而此訴訟之冗長,對於被告的生活及職業生涯產生重大影響,公司負責人、總經理等長期涉及於刑案審理過程中,難以專心治理及經營公司,而公司經營惡化,損及廣大股東權益,更是難以彌補。

美國就企業的不法行為,聯邦檢察官會要求企業配合調整體質,做好法遵與內控,落實公司治理後,幾乎都用附條件的以緩起訴或不起訴處理。美國聯邦對於被起訴的企業毫不客氣,有許多被起訴後所附帶的不利措施(如無法承包任何政府的標案、不得與接受政府資金的企業有合約,貸款、授信、上市櫃的審查也會受阻),安隆案的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就因為妨害司法罪被聯邦檢察官起訴而導致破產命運。

換言之,這些在我國被起訴的企業,除非負責人本來就要掏空公司或完全不走跨國經營、無國際競爭力可言,否則的話,光是「被起訴」這件事情,就足以導致企業在某些國家遭到極大的不利,甚至倒閉瓦解。。

此次群聯電子案件,公司負責人並無犯罪所得已經確認,其之所以不揭露某些財報訊息,是為了國際競爭的商業機密需求,且偵查中主動自白並配合所有調查也是公認的事實。群聯電子是目前少數在國際上有競爭力的公司,在等待擴大緩起訴的修法緩慢下,承辦檢察官能考量各因素給予緩起訴處分的決定,勇氣值得讚許。

財經犯罪的問題不在重罰,而在如何導正其經營和法遵,未來若能適當賦予檢察官在證券犯罪案件中之裁量權,給予被告附條件之緩起訴,剝奪其犯罪所得,並使被告賠償投資人,或要求被告向被害人支付相當數額之財產或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或捐助相當數額至財經教育機構,以之作為教案,以達成一般預防與特別預防的功能,當可給予被告改過自新的機會,這才是配合國際潮流的作法。(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特聘教授)

#檢察官 #被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