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以來流入大陸境內債市的境外資金明顯增多,截至8月底,境外機構持有人民幣債券規模達9,650億元創歷史新高。前8個月境外機構累計增持人民幣債券1,652億元,其中同業存單和國債為主要增持品種,境外機構在大陸債市占比從年初的1.72%回升至1.78%。

而造成境外機構提升對人民幣債券熱情的主要原因,不外乎受到債券通開通、中美利差持續走高以及人民幣升值等因素影響。

7月份債券通的開放,為境外投資者投資人民幣債券提供了更便捷的通道。在債券通模式下,國際投資者能沿用其熟悉的交易結算機制和交易平台對接大陸境內債市,交易便利性的提高也為海外投資者進入大陸債市提供動力。

雖然目前使用債券通的比重相對偏低,但隨著境外機構對債券通運作流程的熟悉,以及所涉及的稅務、風險對沖、信用評級等制度安排問題的逐步完善,未來債券通將能發揮更大作用。

上半年大陸經濟表現超乎預期,加上8月份製造業PMI的回升,都鞏固了市場對大陸經濟的信心;此外,大陸監管單位將銀行同業存單納入MPA宏觀審慎管理框架,並針對貨幣基金的投資範圍、比例等作出限制。

基本面以及政策面的雙重因素,使得半年內期限的同業存單收益率在過去1個月內上升了30BP至70BP不等,同業存單配置價值凸顯,境外機構8月份增持同業存單的規模為增持國債規模的近6倍,此為非常罕見的情況。

在監管單位對同業存單進行規範後,未來市場上流動的大部分同業存單將為短期間、高品質的同業存單,這亦有助提高境外投資者對同業存單的興趣,未來境外機構將在配置內地國債和配置同業存單上取得平衡。

反觀美國,近日美國總統川普不顧參議院共和黨領袖、財長和眾議院議長的反對,將有關聯邦政府債務上限的討論僅僅延遲了3個月,稅改時間緊迫。此外,美國通膨預期的持續低迷亦影響升息進程,致使美國債息低點運行。中美利差無論在短端或長端都有明顯擴大,亦吸引境外投資者配置人民幣債券。

年初至今人民幣升值約6%,使外資對人民幣資產信心倍增。事實上,前期的人民幣走強主要是由強歐元下的美元走弱引起。而8月份以來,人民幣的反彈導致境內結匯需求增加和市場預期的改變,進一步鞏固人民幣的升勢。

從當前情況來看,人民幣並不具備單向升值或貶值的基礎,因此雙向波動和更具彈性的人民幣仍是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的主要趨勢。中期看來,人民幣匯率主要還是取決於大陸經濟的基本面情況以及國際環境的變化。今年大陸經濟預期仍將呈現增長平穩和結構優化的格局,將為人民幣的穩定提供基礎。

國際方面,歐洲經濟復甦強勁,市場因而預期歐洲央行會在下次議息會議上宣布縮減購債。若真如此,美德長債利差將趨於收窄,下半年可能依舊保持歐元強美元弱的格局。在此情況下,人民幣匯率在穩定中保持適度強勢是可以預期的,這也增加了境外機構配置人民幣資產的信心。

目前境外機構在大陸債市的占比尚不足2%,而人民幣在SDR貨幣籃子中比重為10.92%,若以此為目標,大陸境內債市在可預期的未來還有機會迎來大量的資金流入。

#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