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署署長李應元丟出核廢料由美國回收想法,用意良善,可行度卻不高。放眼全世界,除了俄羅斯曾表示過願幫買家回收外,沒有一國幫人回收高放射性廢燃料棒。美國自己的最終處置場尤卡山計畫目前也還在難產中,想要人家幫忙處理核廢,還不如有「求人不如求己」的準備。

核廢料有兩種,一種是用過的廢核燃料棒,稱為「高階核廢料」,一種是電廠運轉過程產生的濃縮廢液、防護衣物、手套、工具等,稱為「低階核廢料」,輻射劑量很輕微。

國際上不願幫忙回收的是高階核廢料,除非走「再處理」這條路,才會有國家幫忙。前年台電就曾打算試辦核一、二用過核燃料棒送往海外再處理,當時法國廠商已經表達意願,可以把燃料棒濃縮為原來體積的1/4至1/5的玻璃固化物,20年後再運回來,最後立院阻擋未過。實際上,如果要把國內目前1萬8000束高放射燃料棒都送去國外再處理,經費至少1000多億元以上,似乎也不合成本。

至於低階核廢,過去我們曾接觸過北韓與大陸,還簽過運送計畫合約書或合作備忘錄,但因為北韓平山處置場不讓台電過去檢視,大陸則因兩岸關係變化,也胎死腹中。

左不行,右不通,目前據了解台電已經都沒有再與國外接觸的計畫,處理核廢,我們恐怕還是要有「自己來」的自覺。

目前國際間最普遍採用核廢處理還是乾式貯存,把冷卻後的核燃料棒移出,放到鋼筒貯存,外面加上混泥土牆隔絕起來,這是找到最終處置前比較安全的作法,像美國的乾式貯存就有71座。

國內核一廠早已經在廠內空地蓋好乾式貯存場,卻因新北市政府不發給水土保持執照,荒廢在那邊,現在又得啟動另一個室內貯存計畫。核廢是全民共業,與其寄望別人點頭,不如共同面對解決,這才比較實際。

#台電 #核廢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