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19日在聯合國大會作一次洋洋洋灑灑40分鐘演說。這是他第一次來到這個國際組織的大殿堂,大談人類需要「和平、主權、安全、繁榮」,同時指出聯合國的成功是來自於會員國主權獨立的力量。但另一方面他高唱「美國第一」,充分表示了一個美國民族主義至上的國家,卻似乎又沒有將聯合國「共存與共榮」的目標放在眼裡。

他在演說中頻頻地提出「主權」的觀念,構成了他的中心議題,顯然這個觀念在全球化治理的聯合國是極端不適合的,他斷然退出聯合國最大的傑作「2015聯合國氣候變化協定」便是一個極端的例子,類似情形在演說中凸顯了矛盾與對立觀念。

川普說,我們雖不期待共享同一的文化,但我們卻要尊重兩個核心的主權責任:尊重各自國家人民的利益;尊重每個主權國家的權利。這個邏輯的推論便種下他的外交政策是以自私的國家利益為取向。在面對一個全球化的世紀、學者紛紛提出主權稀釋的概念,否則全球化無從發展、全球治理無以進行。就是因為川普這種治理哲學,也種下了今日美國國內引起紛擾的貿易保護政策、移民政策、難民政策、氣候變化政策無法建立共識,弄得以多元融合為共同價值的美國社會烏煙瘴氣。

川普一再稱頌美國是一個實力強大的領導國家,並津津樂道二戰美國的馬歇爾計畫對歐洲經濟復興的貢獻。然而在演說中,美國的世界角色在他的「美國第一」的民族主義大旗下埋葬了。不久在國內發生因偏袒「白人至上主義」的紛亂,如今好像要在聯合國上演另一齣的「美國至上主義」戲碼。以反恐為名禁阻6個穆斯林國家人民來美國省親團聚、否決DACA政策讓隨無證父母來美的幼童而剝奪了他們「夢想生」的遠景與希望。

更諷刺的是,他斷然地以國家利益退出了全球氣候變化協定,卻在演說中感謝那些對美國日前兩次大風災受難民眾慷慨捐助的國家元首致謝。川普能不捫心自問而感汗顏,在一個全球治理的時代,美國能自外於整個國際社會的互賴與共榮。

川普演講的高潮是他以嚴厲的語言毫無保留地痛斥金正恩,認為「火箭人正在進行自殺任務」。如果在被迫自衛或防衛盟邦,「我們別無選擇必須全面摧毀北韓。」但我們也觀察到,金正恩一再聲明,他是為了取得國際政治的獨立與主權平等而發展核武與飛彈。金正恩所做的正是川普演說中所揭櫫的理想,但川普一再無法容忍這個「流氓國家」。在這點上,如果北韓的目標僅是一個「擁核國家」,是否彰顯川普的「國家主權說」呢?

川普毫無保留地成為一個現實主義的追逐者,他說:「美國不占他人的便宜,也不要沒有回報單邊交易。」這些話讓人深切地了解到,川普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反全球化的保護主義者。(作者為文化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