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兒莊戰役國軍拿步槍射擊日本軍機。(本報系資料照片)
台兒莊戰役國軍拿步槍射擊日本軍機。(本報系資料照片)
毛邦初。(本報系資料照片)
毛邦初。(本報系資料照片)

成一字隊形,利用陽光,由南而北航入重慶,在未投彈前,我機群居高,紛紛俯衝而下,展開猛烈攻擊。

民國二十七年,空軍第四大隊衛戍武漢時,空戰頻繁,並不時出擊或支援南昌、台兒莊、武勝關、隨樊各地戰役,兵力大減,撤守漢口,空軍第四大隊移駐四川梁山機場,進行人員補充與訓練。三個月後奉命赴甘肅蘭州,接受蘇聯第二次軍援飛機,E-15式飛機約四十架,乃進駐陪都廣陽壩機場,除每日加強飛行訓練外,並作各項戰術研究與演練。

為增強大隊整體戰力,除原有第二十一、第二十二、第二十三、三個中隊外,另擴編第二十四中隊。初編時,只有副隊長(是作者),分隊長楊孤帆、與飛行員張哲、張南衡共四人,暫有E-15式飛機三架。當時全大隊兵力完妥飛機,約有三十二架。

民國二十八(1939)年5月3日,日本96式重轟炸機五十四架,由六個編隊組成一個大編隊群,初次空襲我政府所在地─重慶。這是日本對華軍事侵略以來,使用空軍兵力最大的一次空襲。

俯衝而下猛烈攻擊

當時我方布署空防重慶的作戰兵力,除空軍第四大隊三個又四分之一中隊兵力外;尚有駐重慶西南方白市鐸機場的空軍第二十七獨立中隊(中隊長賴遜岩),可用總兵力飛機四十三架。雙方飛機近百架,我方總領隊,空中指揮官是第四大隊董明德大隊長。

當日上午九時餘,即傳來敵由漢口起飛情報。空軍第四大隊,即刻舉行作戰指示與編組,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三個中隊共九個編組,大隊長五架與二十四中隊兩架,共編一組。總共為四個編隊,與E-15式飛機三十四架。於十一時二十分起飛升空應戰,低層作戰高度六千五百呎,巡邏在重慶上空,正午時分,即發現敵機大編隊群,幾乎成一字隊形,利用陽光,由南而北航入重慶,在未投彈前,我機群居高,紛紛俯衝而下,展開猛烈攻擊。

我兩機小組(僚機張哲),正處在敵領隊機之正前上方,認為得此良好攻擊位置不易,立即對敵領隊機展開猛烈攻擊,一直開槍猛攻,不肯停止脫離。因相對速度,俯衝射擊角度越來越大,形成彎直角度,射擊仍不停止,因兩個相距過近,即將相撞,幾達無法脫離險境,情急無計可施之下,猛然作個快滾動作,直覺得敵機身影迅速掠過身旁,雖之又感覺機體,有一陣連續敲打聲音,當離開敵機群後方時,頓感減速,飛機已無爆發聲而停車(發動機停止運作),立即檢查儀表,並迅速檢試飛機受損情況,亦即準備危險時逃生打算。

經檢試飛機操縱系統尚有效,再試啟動無效後,隨飄隨試,進行迫降工作。此時高度兩千餘呎,遙望廣陽壩機場,尚在隔山的那一邊,雖然向機場方向飄,飛機在失去動力後,失高加快。盡量維持高度和最低速度,也無法預測能否飄進機場,隨時迫降江邊。高度僅餘百呎,乃斜向滑入機場,竟然安全迫降成功。經檢查後,飛機中彈八十七發,發動機被擊毀,我的僚機張哲,奮勇攻敵中彈,壯烈殉國。

後續作戰檢討內容為:一、我方損失:壯烈殉國者,張明生、李志強、張哲;機毀三架、彈傷二十四架。在短短時間裡的激烈空戰,僅八架飛機完好無損。二、敵機損失:被擊落三架(重慶北方兩架、中途因傷墜落一架)。傳來情報,敵機返回漢口機場時,已有二十餘輛救護車等侯接運傷亡人員。亦可知敵機損傷之嚴重程度。至於被擊落三架敵機,因我機都作了攻擊,也無法確定是誰擊落。

三、戰後彙報:空戰落地後,即舉行全體作戰經過彙報。在舉行彙報前,大隊部已接獲司令部轉來電話:「蔣委員長用望遠鏡觀看空戰的全部情況,有一架飛機猛攻不捨,並直衝敵陣者,查明何人,報來」。

四、指揮對空戰之重要性:空軍作戰,指揮是否恰當,對空戰之成敗,影響至鉅。本次作戰指揮官,為空軍重慶司令部司令官毛邦初,對敵情之判斷,指揮作戰時機之適當,得能占有攻擊諸先機,適時在空中取得制高之利,發揮空中整體戰力,予來襲敵機痛擊重創,乃屬指揮之功。

空戰失利折損精英

以E-15式戰機之性能速度,而僅有兩小時留空油量,為想在空戰時,取得有利攻擊,位置與時機,機會實在不多。回憶過去,多次空戰中,來襲日機,戰術運用變化多端。如是轟炸機時,則常運用在目標區外圍徘徊,高空偵察機狀況指揮,適時達成轟炸任務,如有敵戰鬥機隨護時,則採急速進入目標空襲,有時敵機交互混合作戰術運用,使我在作戰指揮上,失去制高先機,造成空戰失利,折損了若多精英。(南京、漢口、南昌等地諸空戰,均有此類問題)。

五、本次空戰是攻擊轟炸機群的範例:當攻擊大編隊轟炸機群時,能取得在敵機前上方的攻擊位置,展開攻擊行動,脫離時又能在敵機群火力較小的前方,或者是敵機群的側方,避開敵機群火力強大的後方,這是最理想的攻擊方式。如此E-15式飛機性能,想取得這種有利的攻擊機會,可能性不多。(待續)

#機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