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禪因接受信眾供奉名車代步,讓人對宗教團體積聚的龐大財產,及以念力、靈動,甚至業力引爆等無形力為號召的宗教導師感到狐疑,也讓人與詐欺罪產生連結。惟此等行為,真有觸犯《刑法》的可能性嗎?

依《刑法》第339條第1項,意圖為私人不法所有,以詐術使人交付其物者,就可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則以虛無飄渺的頓悟、靈修等,來吸引信眾參與,並要其繳交入門費或隨喜金,似乎就有成立詐欺罪之可能。惟所謂信仰,乃取決於信者內在之感受,如信仰導師所常強調的靈動、發光、分身,甚或是祭拜生基等等,某些人或許嗤之以鼻,卻也有人趨之若鶩。

尤其這些手段並非單獨存在,往往是教義宣揚之輔助,就某些信者來說,重點或在心靈的撫慰,而非相信真有其事。則信仰沒有真假、只在信與不信下,宗教人士所運用的任何超自然手段,有時就算離譜,也難稱為詐術,詐欺成罪的機率,就顯得微乎其微。

只是宗教團體畢竟積聚龐大資產,總該涉及《稅捐稽徵法》第41條,法定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即以詐欺或不正方式逃漏稅罪吧?依《所得稅法》第4條第1項第13款,公益或慈善機關或團體,並依法登記或立案者,就受有稅捐優惠。故只要是法人或向內政部登記為人民團體的宗教或信仰組織,目前皆被界定屬公益性質下,只要無營利行為、也沒有盈餘分配,其所有來自門下弟子的捐贈及資產,原則上免稅,自無逃漏稅的不法或犯罪存在。

至於宗教導師常聲稱,可以其無邊法力來治病,是否也會觸犯《醫師法》第28條,法定刑為6個月到5年以下有期徒刑,即未有醫師執照卻為醫療行為罪?由於何謂醫療行為,法未明文,就留由主管機關為定義。而不管是過去的衛生署或現在的衛福部,皆不認為民俗或信仰療法屬醫療之範疇,故宣稱可以佛力、法力治病,也不違反《醫師法》,若因此造成生命、身體損害,只能求之於一般民、刑事法為解決。

所以,目前宗教組織的種種言行,即便眾人皆曰不妥,卻難以《刑法》論處,或為人所詬病,卻也凸顯台灣對信仰自由的極大保障之現況。惟也因如此的寬容,就容易造成宗教組織或團體的帳目不清、公私不分之現象,尤其是否有人利用這樣的混沌狀態,而以之為洗錢工具,恐更是未來必須藉由法律加以穿透之處。

只是研議多時的宗教團體法,或因對宗教難以界定,或因《憲法》信仰自由的保障,更可能因有諸多團體的反對,致於立法院躺了20多年。若此立法繼續延宕,就只能依賴《人民團體法》與《寺廟管理條例》為監督,既與時代脫節,也必有捉襟見肘之缺漏。(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

#詐欺 #信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