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選擇外科的醫師少了,不過,堅守崗位的外科醫師還是很多,他們形容,當把病人從生死交關之際救回來,「那種成就感、使命感難以形容」。

高醫神經外科主治醫師王澤倫兩年前在索羅門群島從事國際醫療時,在醫療落後的當地,1個月內以30年代開腦器械幫兩名水腦症的孩童開腦,他說「如果沒開腦,他們只能等死」,如今看著這兩位小朋友健康成長,心裡充滿喜悅。

被形容是「合法把心臟弄停」的高醫心臟外科主治醫師黃建偉說,一般心臟停了是喊救人,心臟外科則是心臟停了才開始工作(動手術),當病人的血噴得滿身都是而將他們的命搶回來,心情非常激動。

高醫整形外科主治醫師黃書鴻,有些外科手術如果沒做,可能病人的命就沒了,這是其他科無法取代的。

高醫外科部長郭耀仁說,一般對外科的刻板印象是醫療糾紛多、風險高,事實上並非如此,外科醫師在手術中將病人搶救回來,「不只救一人,而是救病人一家人」,那種心情難以形容。

住院醫師林耕宇選擇整形外科,他說,在高醫實習時,剛好碰到高雄氣爆,燒燙傷病人陸續送來,看到整外全科團結救人的氛圍,令他感動。

#高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