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黑夜或破曉,用著溫暖的手寫下冰冷的文字,請在黎明來臨時為我收屍」一字一句寫下人生最後的話語;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收集白色恐怖時期,將政治受難者留下的個人書信,首次公開展出,讓民眾深刻體會台灣社會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

任教於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的教授黃春蘭,習醫的父親黃溫恭在二二八事件後,舉家遷往春日鄉擔任衛生所主任,致力改善原住民地區的衛生條件與嬰兒存活率,基於使命感而投入反對國民政府運動,因被控涉及「中共台灣省工作委員會燕巢支部案」,1952年被捕、隔年遭槍決。

父親遇難時,黃春蘭只有5個月大,父女未曾謀面,第一次看到父親遺書寫著「最疼愛的春蘭」,頓時淚流滿面,她強調,解嚴至今我們對過去歷史仍流於片段零散,政府有不可逃避的責任與義務,應該更積極地整理研究,將歷史正義還給受難者家屬,把真相還給下一代台灣社會。

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編審杜劍鋒表示,從2011年12月正式掛牌運作後,積極與政治受難者合作,在全台各地深入挖掘白色恐怖的歷史真相,本次與屏縣府文化處合作策展,共展出包括黃溫恭在內的10位政治受難者遺書,將凌遲過程或告別世間前,最令人動容的告白與傾訴,在社會大眾面前曝光。

#政治受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