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長潘文忠23日出席課審大會閉門會議。(教育部提供)
教育部長潘文忠23日出席課審大會閉門會議。(教育部提供)
12年國教課綱爭議事件表
12年國教課綱爭議事件表

高中國文新課綱文白比率,果然大逆轉!研修小組辛苦兩三年研擬的課綱草案,竟與課審委員動議「併同表決」,不尊重專業莫此為甚。身為課審大會主席的教育部長潘文忠,若僅協助捍衛「課審大會對課綱實質審議權」,卻無法把關文化發展動向,讓民粹表決大過專業,讓政治企圖心掩蓋學者良心,要教育部長有何用?

黨意版課綱 暗渡文化台獨

從昨天課審會議整個過程來看,教育部角色慘不忍睹,簡直像課審大會的附隨組織。昨日課審大會開始,潘文忠就表示秉持「程序正義」,不會像以往由教育部組成審議會議,球員兼裁判,指「課審大會對課程綱要,有實質審議權責。」

潘文忠及教育部只要提及審查,言必稱《高級中等教育法》,強調任何動議都要課審會過半數同意才通過;且當外界以內政部《議事規則》「一事不兩議」原則討論課審大會程序時,教育部以一句「議事規則屬課審大會自治事項」帶過,護航心態至為明顯。

走向文化失憶 競爭力淪喪

為什麼要護航?道理很簡單。小英上台後,「政治正確」原則絕不能違反。兩年來只要提及文白審議,綠營就反對保留文言文,管媽不就喊出「我以準阿嬤身份要求大降文言文比率」。再說白些,所謂多元化,就是要「文化台獨」,讓台灣本土文化離中華文化越遠越好,這心思一點不難懂。

但台灣脫離中華文化,能創造出屬於自有的南島語系和文化系統嗎?顯然不能。進一步看,當全球都在學中文,視中華古典文學為珍寶,連川普孫女兒都會吟古詩唱古詞時,難道台灣教育政策,是要教會下一代只懂「藍瘦香菇」,不知「今夕何夕」,更不解「見賢思齊」。文化競爭力已大不如華人社會的台灣,難道要繼續喪失競爭力?

課審會獨立審視固然有其意義,但做為教育首長,更具備教育好下一代文學素養的重責大任。潘文忠讓渡部長權限、放任課審會作為,不僅讓台灣教育沉淪,也掩蓋了學者的良心。不客氣地說,台灣下一代的文化失憶,潘文忠須記上一筆。

#課審大會 #文言文 #白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