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召開的高中國文課綱課審大會,確定古文比率減至35%至45%,恐影響未來大學考試國文科出題,大考中心主任劉孟奇則認為,外界論及國文課綱皆聚焦在文白比率高低,反映社會討論課綱存在某種誤解,最後變成文言文與白話文對決,為維持未來考試出題平衡性,大考中心傾向在現代與古典文學間取得平衡,不受限於教材的共同選文。

劉孟奇表示,在不超綱的概念下,大學考試國文考題力求在不同種類與文體取平衡,而大考中心看待傳統古典文學並非以古文來理解,而是以國文來看,而國文又分為古典與現代兩個領域,古典部分涉及韻文詩詞,以及非韻文的古典散文、古典小說,如今僵持不下的文白比率之爭,卻是把非韻文放大到古典文學的層次,因此大考中心的立場,在於出題呈現現代與古典平衡,現代文本與古典文本各半,未來不再著重背誦與記憶題,鼓勵學子大量閱讀。

中山女高退休國文教師譚家化則說,文言文比率調降之後,她憂心學生的語文能力只會趨於弱化,家長與學生若有「自覺」,只能透過自發學習或補習的方式,增進或讓自己的國語文能力不退步。

北一女中國文教師歐陽宜璋表示,面對文言文課量降低,老師若有意調整學生的國學素養,可能要透過多元選修的方式開課,另騰時間進行課後輔導、自編講義或教導寫作,才能加深加廣學子的國語文能力;另外在教材編行上,像是《紅樓夢》等長篇小說收錄在課文的篇幅勢必減少,是否合適作為選文,將考驗書商未來如何重新編排或增減文章篇幅。

#現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