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報載,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公開活動宣稱,悠遊卡公司向金管會提出申請,擬發行「數位悠遊卡」,金管會卻拖延二年遲未核可。金管會則以新聞稿回應指出,悠遊卡公司至今「未提出申請」兼營「電子支付」業務,雙方隔空交火炮火隆隆,卻各說各話、沒有交集。2天之後,悠遊卡公司董事長拜會金管會,雙方達成共識:金管會將准許悠遊卡公司「依電子票證相關法令」,以「記名卡」方式提供民眾「線上支付功能」。

金融產業因為涉及保護消費者權益、防制洗錢等經濟犯罪等重要面向,因而受到政府的高密度監管。此等監管包含將特定金融業務設定為須向主管機關申請執照的特許業務,而對於未取得執照而營業者處以刑事重罪與高額罰金。與本案相關之「電子支付」及「電子票證」業務屬於此類特許業務。

悠遊卡公司的原始投資人,即臺北大眾捷運股份有限公司,是爭取「電子票證」業務立法之主要推手。台北捷運公司於2008年起積極向立法院爭取悠遊卡取得小額消費及電子錢包的功能,促使《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於2009年1月施行,規定經營電子票證須經金管會核准,且遵守將所收款項交付信託專戶,取得銀行的履約保證等規定。

科技日新月異,約莫2014年開始,國內吹起一波第三方支付熱潮,在PChome集團董事長詹宏志等人的抗爭之下,《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始在《電子票證條例》頒布6年以後的2015年立法施行。兩部相差6年的金融特許法律究竟有何異同?

電子票證是「以電子、磁力或光學形式『儲存金錢價值』,並含有資料儲存或計算功能之晶片、卡片、憑證或其他形式之債據,作為多用途支付使用之工具」。電子支付機構,則是「以網路或電子支付平臺為中介,接受使用者註冊及開立記錄資金移轉與儲值情形之帳戶(以下簡稱電子支付帳戶),並利用電子設備以連線方式傳遞收付訊息,於付款方及收款方間經營」代理收付實質交易款項、「收受儲值款項」及電子支付帳戶間款項移轉業務之公司。

以任何常見的數位化商務模式經營「收受儲值款項」供未來支付消費的業務,似乎同時落入《電子支付條例》及《電子票證條例》之範圍。立法者有意識到有此問題,故《電子支付條例》在2015年推出後,兩部法律同步做修正,規定倘營運模式同時構成電子支付及電子票證業務時,應受《電子支付條例》規範。悠遊卡公司為「數位悠遊卡」設計的儲值機制如涉虛擬帳戶,即符合電子支付的定義,受《電子支付條例》規範而須向金管會申請兼營電子支付機構執照。

依照悠遊卡公司9月11日發布之新聞稿,「數位悠遊卡」是提供持卡人以帳號及密碼進行線上交易,也可以配合台北市政府智慧支付平台在線上繳交行政規費。據報載,其營業模式可能是比照銀行信用卡線上網購的方式,民眾輸入悠遊卡上的「卡號」刷卡網購。如果儲值的載體仍是實體悠遊卡(想像上可能是民眾於讀卡機插卡時記錄),則確實仍在「電子票證」的定義範疇內,而避過了《電子支付條例》。但悠遊卡公司的目標真的是提供這麼一項與信用卡及金融卡重疊的業務?

關注行動支付產業者心知肚明,真正的兵家必爭之地是各大電信業者推出的手機錢包功能。因為手機可以載入虛擬卡片透過NFC功能支付時,消費者將漸不願隨身攜帶多張卡片(包含悠遊卡),手機錢包市場才是悠遊卡與競爭對手之間的割喉戰所在。要成為手機錢包中的一張卡,則難免得建立虛擬儲值帳戶,而須向金管會申請兼營電子支付機構執照。

悠遊卡公司與金管會之爭,悠遊卡公司贏了面子,金管會守住法規底線,爭議算是「圓滿落幕」,卻點出監理法規面對支付匯流(以信用卡搭公車、朋友間手機以NFC功能P2P拆帳等各種新式支付方式)之窘境。為何發行實體悠遊卡要適用一套法令,手機錢包中的悠遊卡要適用另一套法令,其正當性何在?如果兩者規範目的均為防制吸金、避免業者財務體質不健全致影響消費者運用儲值款項、儲值金額的利用及風險控管,而差異性僅存於科技技術面,則以同一套法規規範實質問題(用戶儲值上限、業者本身資本額、提繳準備金金額等),而另訂細則規範技術安全要求,似較為妥適。

面臨支付匯流趨勢,就實質問題採取技術中立的立法模式,應為較具正當性且較容易操作的方式。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