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陳水扁是否裝病,就像他是如何獲得保外就醫的一樣,台灣人心中早有定見。這不必台北市長柯文哲的「陳水扁裝病說」來印證,也不是法務部長邱太三的依法專業鑑定說可動搖的。

從檢調機關開始偵查陳水扁所涉及的貪瀆案開始,台灣社會對於陳水扁所涉的案件就看法兩極。雖然大部分的人認為,陳水扁一家涉貪的事證十足,錢貪到匯往海外,都被外國的檢察官查個正著,應該判他重刑。但是一大票綠營人士,特別是台獨這一派的人,睜眼說瞎話,硬說陳水扁是遭到政治迫害。

問題在於,台灣現在的社會,敢的人拿去吃,敢睜眼說瞎話的人最大。暫不說陳水扁是不是真的裝病,就拿陳水扁民間醫療小組的成立,以及這個小組的能說敢言,就是台灣醫界、司法界的一個大笑話。

這個所謂的民間醫療小組,是由台獨色彩濃厚的人及團體促成,目的就只有一個,要讓陳水扁能以保外就醫的形式,走出監獄。前題設定之後,當然所有的醫療小組成員都必須找陳水扁的好友,或者是那些認定陳水扁不保外就醫就會有生命危險的人。

這樣的一個團體披著醫療小組的外衣,就幾乎主宰了陳水扁身體健康狀況的發言權及決定權。法務部任由這個醫療小組的成員進出監獄,幫陳水扁檢查身體,然後在我們的社會製造陳水扁生病的印象,形成一股強大壓力。

有沒有人利用會見的機會教陳水扁如何配合醫生的檢測,我們沒有實證,不敢妄言。但是,具有台獨色彩的陳水扁民間醫療小組成員方便進出監獄,和陳水扁相處、對話、檢查,對於陳水扁後來的「病情」是否有影響,自然給了社會很大的想像空間。

於是陳水扁裝病說,在我們社會普遍傳開,而儘管很多人認為,陳水扁可能是為了爭取保外就醫,配合民間醫療小組的檢查而裝病,但主管監所的法務部卻聽而不聞,仍然把陳水扁民間醫療小組的檢查結果,當成決定陳水扁是否保外就醫的重要參考。

這裡說的參考,是認為法務部的保外就醫決定,即便不是完全依照陳水扁民間醫療小組的意見,而是如法務部長邱太三在立法院所說的,依據榮總專業醫師的鑑定,但法務部似乎沒有認真考慮到,所謂榮總專業醫師的鑑定,是不是曾經受到立場強勢的民間醫療小組影響。

單就陳水扁保外就醫後,幾次參與公開活動的正常表現,以及在住家公園附近,被拍到行動自如、引用法條罵人的影像,任何人都難以理解法務部當初是用什麼樣的醫療鑑定,認為陳水扁非保外就醫不可。說穿了,也沒有什麼難理解的,就是政治,就是陳水扁民間醫療小組給的壓力。

最近,這個民間醫療小組又施展壓力,施壓的對象是柯文哲。在一般人眼裡,柯文哲接受媒體專訪時,講阿扁起初是裝病,應是他最真實的陳述。因為,裝病最符合陳水扁目前在外的表現。

但是,這句真話卻引來台獨、民進黨內的一片怒火,迫使柯文哲不得不一再解釋、變更措詞。即使如此,陳水扁民間醫療小組還是容不下異見,把柯文哲召集人的位子給開除了。這個開除的動作正反映了法務部、醫界當初考量陳水扁保外就醫時,所受到的壓力及影響有多大。

#柯文哲 #醫療小組 #陳水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