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錫煌不只文戲一流,武戲也是一絕,掌上的戲偶演出宛若真人。(鄧博仁攝)
陳錫煌不只文戲一流,武戲也是一絕,掌上的戲偶演出宛若真人。(鄧博仁攝)
陳錫煌(右)的父親、布袋戲大師李天祿(中)80大壽時,陳錫煌與父親、弟弟李傳燦合影。(陳錫煌提供)
陳錫煌(右)的父親、布袋戲大師李天祿(中)80大壽時,陳錫煌與父親、弟弟李傳燦合影。(陳錫煌提供)

現年86歲的布袋戲大師陳錫煌,是國內唯一獲得兩項肯定的國寶,不但演出手藝精湛,製作戲偶道具也有一套。他不甘傳統技藝被埋沒,至今仍勤於教學,堅持「傳藝未完成,誓言老不休。」

台灣光復後,布袋戲逐漸發展,全盛時期從業高達4萬多人,如今卻逐漸凋零。陳錫煌認為,唯有蹲穩傳統的馬步,創新才有無限可能,呼籲各界重視布袋戲這項珍貴文化遺產。

父親超嚴苛常被修理

問:請問您的父親(李天祿)對您的影響?

答:父親對我特別嚴苛,甚至到了無情的地步,我從13歲開始跟著父親演戲,那時也只是幫忙,根本談不上學習,因為通常戲都是晚上開演,結束後幫忙收場打雜,回到家、吃完宵夜都已經凌晨3點了,要怎麼學?所以我也跟大部分學徒一樣,靠著邊看邊學的方式,耳濡目染,累積許多經驗。

我到18歲才正式上場當父親的助手,可能是我的反應特別慢,有時在換場的時候,不知該選哪個尪仔才對,父親脾氣一來,拿起尪仔就往我的頭敲下去。

那陣子實在被修理得太慘了,在家中待不下去,所以到西螺的新興閣投靠祥叔(鍾任祥),那幾年學得特別快,可能父親沒在身邊,反而能放開身手去演,不過南部的手路跟北部畢竟不同,父親平日演出的步法常會跑出來,也許這就是父親的影響。

60歲才真懂布袋戲的美

我以前覺得我不可能超越父親,他的功夫實在太厲害了,但現在我自己老了,我才發現他是我最大的對手,我只有在布袋戲藝術上超越他,才不枉費他對我的嚴苛與期待。

問:您對布袋戲真正「開竅」是什麼時候?

答:說出來不怕大家笑,我到60歲才開始真正覺得布袋戲的美。有一次父親叫我跟弟弟(李傳燦)弄一套戲,要讓外國人看得懂,又不失傳統戲的精髓,後來我們想到用默劇的方式來呈現,將生、旦、末、丑等角色串連成才子佳人的故事,這就是《巧遇姻緣》這部戲的由來,推出之後果然大受歡迎,雖然還是有台詞,但外國人完全看得懂,後來我用這套戲來教學生,學生也領悟得非常快。

問:學布袋戲有什麼特別要注意的事?

答:一定不能心急,我常跟學生說,你要跟你的尪仔熟識,培養感情,要懂得欣賞它,你要了解每一個尪仔的個性、神態及講話的樣子,用心揣摩,你的靈魂要灌注到尪仔身上,這樣尪仔才有可能像真正的人一樣。

要學生跟尪仔培養感情

如果只是初學者,學興趣的,我會教他們讓尪仔跑步,訣竅是先讓尪仔的兩腿分開,然後演出戲偶的那隻手迅速上下擺動。如果要進一步學習,我會請他們每天練「捏手」的動作,練習的時候務必使偶的身體維持正直,抬頭挺胸,絕對不能彎腰駝背,一定要練到手跟布之間非常滑溜才行,練久了,手就會靈活。

問:是否憂心布袋戲的未來?有什麼建議?

答:說真的,我走遍全世界,發現沒有一種(偶)戲可以超越台灣的布袋戲,不管是戲偶的造型,還是演出的手法,布袋戲都有它獨到的地方,而且它有「神」。只可惜時代在改變,人們不看戲了,政府也不重視,去年文化部長上台,我拜託人安排我去見部長,我要為布袋戲請命,但部長實在太忙,到現在還沒有時間見我,我只好自己來,繼續用我的方式來推廣,反正也做了這麼多年了。

現在只要有人要學戲,哪怕只想來學一天,我都肯教他,再不教,就太糟蹋這項藝術了。

#布袋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