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昨(9)日接受陸媒專訪時暢談人民幣匯率改革方向,表示對外開放、匯率制度改革、減少外匯管制要整體推進,強調有合適時間一定要抓住,不然錯過了時機,未來成本會更高。由於中共「十九大」將在下周揭開序幕,周小川選在此時大談匯改,似也昭示著無論人行後續由誰掌舵,匯改仍會繼續。

新浪網報導,大陸「財經」雜誌刊出周小川的專訪。談及人民幣匯率改革,周小川強調,即使開放存在各種困難和潛在的危險,依然需要堅持擴大開放的大方向,不斷推動改革。具體而言,對外開放、匯率制度改革、減少外匯管制要整體推進。

他進一步指出,有些改革遇到合適的時機就可以加速推進,還沒遇到的就可能稍微緩一些。他並強調,有合適機會就一定要抓住,否則一旦錯過時機,未來成本可能會更高,困難也會更多。

周小川掌舵人行以來,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可說其任內最大政績,也為他博得「人民幣先生」的稱號。

當被問及人民幣納入國際貨幣基金(IMF)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的意義時,周小川首度分析經濟對外開放領域的「三駕馬車」,分別是:1是經濟對外開放主要體現為貿易投資對外開放;2是匯率形成機制改革,方向是人民幣匯率更多由市場決定,逐步走向合理均衡;3是減少外匯管制,方便對外經濟活動,並逐步實現人民幣可自由使用或者較高可兌換性。

周小川稱,從減少外匯管制的概念來看,與提高資本項目可兌換程度其實是同一件事情的兩種說法。同樣,減少外匯管制,就意味著貨幣可兌換程度提高;資本項目可兌換程度提高,就意味著減少外匯管制。

他進一步指出,外匯管制和資本項目可兌換是一體兩面,與希望達到的對外開放程度密切相關,也與匯率形成機制密切相關,外匯管制條件下的匯率不可能是真正的市場均衡匯率。從金融改革來看,對外開放的過程就是匯率趨向均衡、可兌換程度提高的過程。

周小川稱,總體上來說,想要什麼樣的開放程度,匯率機制和外匯體制就相應需要配合到什麼程度;反之,選擇了什麼樣的匯率機制和外匯體制,也基本決定了什麼樣的開放程度。

#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