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2016年再度執政,兩岸關係又陷入冷對抗,18個月以來,客觀情勢顯然不利於台灣,連美國友人如卜睿哲等都對台灣的處境表示憂心,更多人憂心大陸放棄和平統一,改採武統政策。在兩岸關係困局下,蔡總統多次表達希望十九大後兩岸關係能有所突破,如今中共十九大已閉幕,大陸未來5年人事布局和政策方略也已底定,習近平對台政策的底限與善意也清晰表達,現在該是蔡總統回應的時候了。

兩岸關係的突破當然不能一廂情願,既需要大陸以大事小,展現仁者的善意,也需要蔡總統以小事大,做出智者的勇敢回應,否則任何期待都是空中樓閣。可以看到,十九大報告關於兩岸關係的表述,並未跳脫大陸既有對台政策的範疇,更未採取強勢威逼手段,說明大陸對台政策的穩定性與可預測性。更重要的是,大陸在畫定反獨紅線的同時,更清晰表達延續兩岸經貿文化交流,擴大改善台灣民眾在大陸生活、就學、就業待遇的政策方針,意味大陸仍將以推動兩岸和平發展為主,不會訴諸武力威脅,也不會關上兩岸官方互動的大門,但官方互動有其前提,台灣需對兩岸關係的性質做出表述。蔡總統希望兩岸建立互動新模式,習近平終於釋出清晰的訊號。

球到了台灣方,各方莫不關切蔡政府將如何回應。適巧26日陸委會將舉辦兩岸交流30周年研討會,兩岸關係始於30年前台灣開放大陸探親,這項研討會的舉辦自有其嚴肅的意義,蔡總統如能藉此發表演說,不論演說內容是否符合大陸的期望,演說本身就會是一個正面訊號,對民共新互動關係的建立,當有助益。客觀情勢對台灣不利,兩岸官方交往停擺,雙方政策各行其是,對外相互競爭,其結果只會傷害台灣,對大陸卻不會有太多不利影響,改善兩岸關係應該是台灣的焦慮,台灣應該是主動方。

大陸不會在核心問題上讓步,但對兩岸民間交流,以大陸當前國力,已有足夠能力單向對台優惠,採取各種便利措施吸引台灣青年和基層民眾前往大陸投資、就業、就學,塑造全新的兩岸新世代,慢慢形成事實上的兩岸命運共同體。從這個角度看,若蔡總統不調整,官方交流層次就不會有什麼互動新模式,但大陸會自行建立兩岸民間互動新模式。至於官方層面,大陸會為了防範法理台獨,而在外交、軍事領域建構反獨的法理機制,讓台灣更加難以突破一中的國際法框架。

這非台灣之福,但蔡總統要面對的壓力恐怕不止於此,來自內部的呼聲也同樣要求蔡總統必須做出調整。因為兩岸已經深度融合,台灣許多產業都與大陸往來密切,當兩岸關係不穩,這些行業的利益就受到衝擊,因而要求蔡政府改弦更張。事實上,這不僅是兩岸交流參與者的共同心聲,也是台灣社會的主流意見。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最新民調,仍有超過5成的民眾對蔡總統的兩岸政策表達不滿,這不僅反映台灣社會的主流民意就是希望兩岸交流,更重要的是這已成為長期且穩定的民意傾向。若此局面得不到改善,對蔡總統拉抬支持度顯然只有負面影響,甚至會成為蔡總統內部施政的掣肘因素。

內外部的壓力從來都是相互作用,甚至可能引發共震效應,造成更大傷害。蔡總統一直強調尊重民意,認為民意是她的後盾,並據此應對大陸壓力。如果主流民意支持蔡總統對抗大陸,當然無可厚非,但現實並非如此。而且因為民意更傾向於兩岸交流,反而限縮蔡政府與大陸討價還價的能力,使其在兩岸官方互動中獲取更大談判空間的機會也相應縮減。換句話說,留給蔡總統的時間已不多了,更何況,兩岸實力差距的日漸拉開,台灣本身能夠與大陸談判的籌碼也在快速流失中,拖延只會損失更多籌碼,這些都構成蔡總統面對大陸的劣勢。

兩岸關係進入合與鬥關鍵點,且時間不在台灣這邊,以拖待變並非好選項,主動出擊,發揮台灣優勢,才是面對大陸的核心原則。蔡總統若有心維持兩岸和平穩定,為台灣內部改革營造良好的外部環境,就須首先處理好兩岸關係問題。拿出實際行動為兩岸關係的改善貢獻力量吧!

#兩岸 #關係 #習近平 #兩岸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