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城門在這兒。」攝政王欽達爾波提萬開口。

他撥開足下的塵土,露出一塊方正的基石,上頭鐫刻著簡單咒文,他輕念兩聲短促的字句,嘆息一般,接著從基石處拉起一根繩索,霎時,塔身出現爆裂聲,正中處出現三道彼此垂直的裂紋,一塊石板從裂紋處緩緩垂降,待石板一端觸及地面,揚起一陣沙塵,方城門戶洞開,展露一處花花世界。

須彌山瞠目結舌。

是的,此時保護龜茲城的結界已打開,我們跟著公主一行人的腳步,踏上傾斜的石板,走進這座富饒的城池。

「想出去的人容易,走出去就是了,想進來卻要有各種方法,必須在十里外的喀達爾寺院齋戒五日,等著城中派來的武裝部隊接引進城,一次只能進來卅個人。」欽達爾波提萬解釋。

「這太神奇了,這設計太巧妙了,我還真想住在這裡都不走了,進來就進來啊,幹嘛出去呢?這裡有好多樂子啊你說是不是啊哈哈哈哈!」

須彌山又失態,但我相信這是真情流露,貪圖享受玩樂才是他的本性。眾人未理會,繼續往城裡走。

不久,來到一處廣場,浮屠寶塔群聚,四週盡是頂禮膜拜的善男信女,三五步便有出家人或立或坐,他們隨遇而安,接受信眾供養,身旁香花素果、金銀財寶散落,若有人前來求助,即刻為其開釋解惑,倒似上街買菜一般自然,但彼此皆鄭重其事,場面莊嚴祥和。我感受到須彌山的起心動念,頻頻用口鼻蹭他,催促他跟上眾人的腳步,否則待他席地擺攤、叫賣他的符咒,恐怕會是一場災難。(待續)

#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