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報導,歐洲央行(ECB)宣布縮減量化寬鬆(QE)措施,面臨南北兩方成員國皆不討好的局面。歐元區北邊成員對ECB遲遲不升息感到焦急不耐,南歐成員則憂心忡忡,惟恐歐元走強會波及出口表現。

兩邊截然不同的憂慮,凸顯ECB為19個不同經濟體制定單一貨幣政策的難處。

德國、荷蘭等歐元區北邊成員希望ECB調升利率。他們認為就算縮減每月600億歐元(710億美元)購債額度,但利率仍趨近於零,使存款難以孳生利息。

德國商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科拉瑪(Jorg Kramer)表示:「只要利率維持在超低水位...德國人就會繼續批評ECB。」

德國財經媒體對ECB即炮火猛烈。德國商報(Handelsblatt)發行人史坦戈特(Gabor Steingart)在ECB 9月會議後發表推文,批評ECB的零利率政策,根本是東德共產黨以來最大規模財產徵收計畫。

荷蘭極右派「自由黨」(PVV)議員迪克也抨擊ECB政策剝奪荷蘭公民退休金的獲利,他對ECB總裁德拉吉說:「你可能是義大利、南歐債務沈重國家的英雄,但對荷蘭而言絕對不是。」

南歐的看法則截然不同。儘管感激德拉吉帶領歐元區走過危機,但企業界擔憂,緊縮貨幣政策後可能使歐元升值,提高出口商品在海外價格,削弱競爭力,導致企業利潤下滑。

隨著QE走向尾聲,義大利借貸成本將調升,意味政府可能必須加稅增加財源,才能讓預算赤字維持在歐元區規範內。

義大利五星運動黨的歐洲議會議員瓦利說:「你必須尋找財源來償債,政府唯一的方法就是伸手向人民要錢,如此才不會被踢出歐元區或違反財政規範」。但瓦利也說,「人民將感到憤怒」。

馬德里ESADE商學院經濟學教授維加拉認為,貨幣政策成功帶領西班牙走過危機,讓西班牙人至今尊重ECB,但一旦利率開始調升,「這情況可能改變」。

#歐元區 #德國 #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