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遵」與「健康」,看似不同的題目,在理律法律事務所長暨執行合夥人陳長文的人生路途與感受中,是一回事。

日前理律事務所與工總合辦「兩岸投資法遵管理論壇」,談的是「環安」與「全球稅務分享」的議題。陳長文可以從他與工總理事長許勝雄兩人的閒聊、法遵與個人健康變成是「一回事」。

會前,陳長文與許勝雄兩人聊到他們這一輩與父執輩的台灣企業家們,一生都在為事業打拚,最後,許勝雄說了一句:「我們都會做到死...。」

這句話讓陳長文有很深的體會。他說,他今年70多歲了,45年前,他在美國剛唸完書時,聯合國提出了一個口號:「我們只有一個地球!」那時還很年輕的他感到很驚呀,「一個地球,這有什麼好提出來的?」

轉眼45年過去了,「一個地球」的呼籲,他說,已經成是全球每個國家共同的共識,因為環境是沒有國家、國界之分。

陳長文在過去45年的律師職涯中,看盡企業與環保間的起起落落,從最初不要說是有「法律遵循」,連法律都沒有的階段,到現在對環安愈來愈嚴格要求,已然成為是全球趨勢...。

好吧,那跟他個人又有何干?陳長文曾經歷過兩次「死亡天使」的呼喚,也就在身體健康出現異狀,才明白「健康檢查」的必要與重要性。

年輕時,陳長文從來不曾想到有一天「身體也是會有狀況發生」的情境,甚至不知道器官都在身體的那個位子,即使知道,也分不清楚每個器官的功能。

像膽囊,陳長文已經割除了,在割除前,他不知道膽囊有何作用?從醫生那裡,他知道了膽囊的功能就是儲存膽汁,而膽汁則是從肝分泌出來,基本上,膽囊就跟盲腸一樣,是可有可無,但是,他說,除非必要,「還是留著吧。」

總之,等到年紀大了,健康也開始出現毛病後,陳長文體會到「身體健康檢查」是必要的,就像是法遵,都是所謂風險的控管,差別在一是對個人健康的風險控管,一是對企業經營的風險控管。

從許勝雄的一句話、法遵到他個人健康,陳長文要說的是他看到的問題與現況。他說,台灣的企業從戒嚴時期到現在一直都很強,強在韌性,強在克勤克儉,也強在什麼事都會,甚至包括人際關係、工廠與產品的品質都非常的厲害。

在厲害的同時,陳長文說,台灣的企業經營團隊都有一個迷思:以為可以運用自己的關係,當發生一些法律問題時,還可以處理的了。

然而,他說,時代變了,變到如果沒有法律的遵循是處理不了的,就像身體健康亮起紅燈時,只能到醫院檢查、診療,而事前的健康檢查,是對身體的風險控管,同樣的,環安的問題、稅務分享的課題,則是要透過法遵來風險控管。

#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