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近在亞洲的動作非常大:國務卿提勒森與國防部長馬提斯雙雙出擊,在南亞、東南亞、東北亞之間穿梭訪問。一個新的亞洲戰略在他們的足跡與一次次講話中逐漸浮現,最後將於11月10日川普在APEC發表演講,正式呈現美國的亞洲戰略時達到高峰。

從目前呼之欲出的美國戰略藍圖可以看出,美國是想拉印度制衡中國,將印度與太平洋地區更為緊密相連,喊出來的口號是「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a 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region)。要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捍衛法治、自由航行與普世價值,讓它變成和平、穩定、繁榮的地區,而非無秩序、衝突與充滿掠食經濟的場域。

為了拉攏印度,川普在8月底決定增兵阿富汗時,發表演講批評了印度的死敵巴基斯坦,指巴基斯坦未盡心反恐,還成為塔利班的避難天堂,這讓印度深感受用。9月26日馬提斯到了印度訪問,不到1個月,國務卿提勒森也在10月25日到了印度。雙方除了談到加強合作,謀求建立「戰略夥伴關係」之外,也談到美國軍售印度的細節。美國想賣先進戰鬥機F-16、F-18給印度,印度則還想買美國最先進的海上無人偵察機,這樣才能平衡中國在印度洋逐漸崛起的軍力,也才能克服印度對中國潛艇的焦慮。

美、印聯手的戰略概念,在美國、日本、澳洲、印度之間已經激盪了一段時間,與日本所提的「自由走廊」、「安全保障的鑽石構想」相契合。所以將南亞與東亞相連,在東亞這塊應當沒有問題。問題出在南亞,尤其阿富汗這一塊。

阿富汗是美國打的第一場反恐戰爭,但是現在卻似乎是由中國在收割。中國正在調停巴基斯坦與阿富汗之間的衝突,希望三方能協調出一致的立場,好與塔利班進行談判。美國當然不希望將阿富汗問題的發言權拱手讓給中國,所以川普8月底增兵阿富汗,同時向印度喊話,希望印度在阿富汗能扮演更多的角色。

這是美國第1次邀請印度參與阿富汗事務,對此印度當然感到雀躍。但川普將貿易與阿富汗相連,稱印度與美國貿易有30億美元的順差,應該在阿富汗問題上多做一些貢獻,這又讓印度不是滋味。但印度更想知道的是,川普想要印度做什麼。印度過去已經在阿富汗投入了25億美元,建公路、水壩、喀布爾的供電系統、國會大廈、女子學校、婦幼醫院,難道美國還需要印度派兵進入阿富汗?阿富汗的塔利班後面是巴基斯坦在撐腰,一旦真有印度兵進入阿富汗,那還不成為塔利班攻擊的對象?所以印度有識之士大聲疾呼,印度要的是自己的阿富汗政策,不是美國的阿富汗政策。

印度和伊朗的關係也是問題。為了對抗一帶一路旗艦工程「中巴經濟走廊」帶來的壓力,印度極力拉攏伊朗,準備從伊朗港口查巴哈往北建一條「南北經濟通道」以為抗衡。可是川普與伊朗交惡,連帶也拉著印度無法與伊朗改善關係。查巴哈的投資計畫到現在也還只停留在紙上,港口也還只是死水一漥。這可能也是印度不得不付的代價。

印度如何在美印同盟與地區利益間相互平衡,印度洋與太平洋的比重如何衡量,又如何在中、美、印三角關係中尋求最大的利益,實也考驗著印度當局的戰略智慧。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