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彌山風一般飄近欽達爾波提萬,在他耳畔呵氣:「這招手起刀落,可以教你明白,只是時候未到,時候真到了,我一定教你,看──個──明──白!」

欽達爾波提萬瞇著一隻眼,歪嘴縮脖,露出驚恐的表情。眾人被這表情逗得狂笑,一掃箭拔弩張的氣氛。

說到這欽達爾波提萬,一會兒是個商人,一會兒是政客,又是高高在上的攝政王,卻時而市儈,時而奸滑,時而盛氣凌人,時而伏低做小,真不是個普通人,要說作戲,誰還作得過他?但凡政客都是笑面虎,前一刻極盡甜言蜜語,下一秒便背後捅刀毫不手軟,過去我還是人的時候,最怕這樣的人。但眼下我並不討厭他,也許他還不是最壞的人。

這就是我最怕的。

我心中有恐懼,卻不為自身安危。人一旦變成狗,命都是主子的了,此時此刻,我只擔心臭和尚的安危,只是我竟然感覺不到身邊的危險。這五人,沒一個是壞人,這才是最可怕之處,只怕他們都是擅於隱藏自己的人,連直覺最準確的狗都能暪過。也或者,最壞的人,還沒出現。

眾人笑聲未歇,公主請須彌山上座,此時又換回一身白衣,雖有一瞬,那白衣曾閃現一身黑亮,但稍縱即逝。

公主低眉、耳貼肩,地上的死人變成一陣青煙消散而去。桌上再換上新的酒水佳餚,想來那也都是假的。須彌山又丟了一隻羊腿來,我們仨照樣吃得狼吞虎嚥。這樣好看的魔法,要是被她這樣弄死了我也心甘情願。(待續)

#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