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鳩摩羅什法術精絕,連封卅二城而毫髮無損,法力更勝百年前的尊喀爾大法師,鳩摩國師威名自此遠播,各國紛紛遣使進貢,並表明延攬之意,希望國師能長駐該國,保其國祚。以重金、美女相誘者,不計其數。

「來訪諸國,有遠從天竺來的千年王室,也有來自南境雪地不知名小國,中原南方的晉國也遣使來訪,好說歹說,卻都碰了個軟釘子回去。只有來自秦國的氐人最無恥,竟直接派七萬大軍前來迎接國師,擺明了連談都不談,就是要將國師綁回千里之外的中原。

「只不過秦國軍隊萬萬沒想到,千辛萬苦來到西域,只能看到一塊懸浮在沙漠之上的方型巨塔,任憑他們用各種攻城之術,都無法將這座石城擊破,他們甚至在城下點火焚城,千方百計,卻燃不起一絲星火。

「領頭的將軍佛兒央察魯氣不過,竟轉而將矛頭指向週圍小城,終於被他發現城池的弱點,就在整座城的頂部最中央,他先鎖定金蛇國,並以火炮及重鐵連攻三日,金蛇城池應聲墜地,城門開啟,秦軍長驅直入,燒殺擄掠,不留一人,雖然金蛇國人口不過三千人,屠城的慘況也讓鄰邦不寒而慄。佛兒央察魯用同樣的方式一連攻克五座小城,信心大增,開始如法炮製,對龜茲城展開強攻,登上城頂的士兵增至三萬,連續攻打百日,卻仍無法撼動這座固若金湯的城池。(待續)

#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