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兒央察魯轉而攻心,在城外鼓譟,揚言龜茲城門若再不開,秦軍將攻打另外二十五城,不留一條活口。也是鳩摩羅什慈悲為懷,不忍眾生受苦,果然,不數日便大開城門,由兩千隻駱駝背負各種寶物,緩緩步出城門,牠們身上背著黃金萬兩,絲綢萬匹,還有各種珍稀物品,看得秦國軍隊目瞪口呆。

「當然,整支隊伍的最後,是由一隻黃牛,拖著一輛囚車,裡頭坐著一個人,光頭,衣不蔽體,囚籠裡只有幾張羊皮卷及貝葉書。接著,城門又緩緩關上。

「在場沒人出聲,因為不知該如何應付這樣的奇異景像,軍人陸續將駱駝牽走,造冊編伍,列隊管理,最後留下囚車,聽從將軍發落。佛兒央察魯坐著由十六隻馬匹拉送的軍帳來到囚車之前,徐徐問道:『你是誰?』對方回道:『貧僧,鳩摩羅什。」佛兒央察魯揚眉:『我不信。』言罷,忽聞一陣巨響,眼前整座石塔應聲落地,揚起漫天塵暴,將數萬人的軍隊完全掩沒,馬兒、駱駝驚叫四竄,軍伍不及反應,只能就地伏臥,避免突如其來的襲擊,佛兒央察魯隨軍帳翻落,幾度從沙塵中鑽出,卻又被淹沒,狼狽不堪。(待續)

#佛兒央察魯